不要欺负熊猫


我一直以为私人公司要怎么制定内部或外包员工的薪酬,只要不低于规定,是那家公司自家的事。倘若员工不满意,无论辞职…

怀念黄霑:千山我独行


我半辈子都浸在文字,一直希望更多人能欣赏文字之美,然而“文学”二字对许多人来说犹如鬼神,敬而远之。其实文学并非…

那些不懂事的年轻人


那些不懂事的年轻人,不好好读书工作,上什么街示什么威?把香港社会秩序弄得一团糟。吃了一颗子弹,能够怪谁?他们真…

“赤壁”之战


我是透过朋友的脸书才注意到一则新闻,从照片上看,马六甲一些老街墙上画了壁画,画中有哆啦A梦、Minion等。这…

大姑的歌


我忘了,大姑是爸爸的姐姐。寿宴上我捧着大姑分赠给我们的光碟,自制封面上是她笑容可掬的照片,我突然这样想起。 这…

热带城市比较堵车吗?


我的表姐是导游,最近领团乘巴士北上泰国,耗了24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在海关堵了最久,泰国大城市的交通堵塞也是“举…

男人四十


年岁总在某处如针孔 颠倒穿过的光影 是非 爱憎 憎爱 非是 康庄大道旋升作灰压的天空 未雨的密云竟成脚下风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