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镖队的奇迹之战


很诚实的说,全国赛当天我的目标是:第一场不要输。这要求大概不可能再低了。前一年比赛我们组队,队名叫“鱼腩”,抱…

认真你就不会输了


镖友看我在练习掷飞镖时,每每在掷出以后会在手机做记录,好奇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在记录自己正在投什么号码、中了几…

我老豆讲大话


聂阿斗谎称自己不是”收钱”录音里的主角,穿帮了,自辩的说法居然是:我老豆也讲大话啦。切…

人人都是车神


学习赛车之初,真不知道有些弯道要如何处理。就拿雪邦赛道一号、二号弯来说吧,那是两个相连的右弯和左弯,再连接三号…

新年二三马虎事


霹雳副议长阿米鲁丁的贺年横幅翻译出错,变成“新年快乐的中国人”,不必怀疑,确是谷歌翻译的杰作。这类翻译错误的乌…

剑桥还是贱桥?


外交部长是干嘛的?大概是处理外国和我们之间的事务,副外长辅助之。老实说,我本来不认识马祖基,只知马智礼,毕竟外…

差异


差异是必然的,人与人之间。 阿建在台上朗诵一首充满情欲的诗,场景是浴室,再倒叙两人在酒吧最初的相遇,铺陈精彩。…

网红当家?


前首相纳吉居然成了网红?我没有关注他的社媒动态,没有赞过他的页面,怕按了会有人怀疑我的立场,我就是这样表态的。…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导演丝毫没有掩饰地明说,诗人不是演员,短期内定无法把我们调教成合格的表演者,这样的演出会砸了他的招牌。我丝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