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蓝吉隆坡蓝图


读到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古安南对隆市蓝图未呈宪报辩护,同时读到雪州依约垃圾场火患。真是火大。 他说,隆市是本国第一…

千金散尽还复来


我对富人有个这样的定义:不管你银行里有多少钱,订机票时如果你不舍得买头等舱,你就不算富人。 会有这样的想法,源…

他国


老妇人徐徐从清晨走来 推车满载一家的生活 在干净的人行道 掉落一个手提袋 脚踏车停下捡起归还 路口车辆在斑马线…

山海


投来一座山 吞下一座山 投来一片海 喝尽一片海 也并非许什么盟誓 嘴巴那么忙 哪里还吐得出 半个字 &nbsp…

结婚?做么酱想不开?


每次有人结婚请我去婚宴,我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做么酱想不开?” 这话我当然没说出口,否则朋友都没得做,这世界…

盲肠


我知道我只是 一截盲肠 在系统边缘闲着 没人需要 也不必 急着切除 我准时看食物残渣经过 旁观忙于消化的肠道 …

“又”实施KEJARA


看到交通违规记分制(KEJARA)将于本年4月15日启动,我心里一寒,有种似曾相识的恐惧。恐惧的理由很简单,我…

变态不变态?


办文学活动时有一位大叔搭讪女性工作人员。他T恤长裤,就像一般大马人周末外出的衣着,很普通。他要谈的话题和文学无…


我是无人愿意碰触的一张 网 在中间 看你和他 不断传送不断承接 那枚轻盈的羽球 为了你们的相对 我千疮百孔了自…

看小孩一起玩


只要有相同的笑声 就能一起玩 只要笑声说相同的语言 就能一起玩 只要语言有相同的肤色 就能一起玩 只要肤色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