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与哀愁


雨晴每天都在同一个公园跑步,经过同一棵树,那是她小休的站点,树下的长椅总坐着同一个年迈的男人。老人沉默的凝视路过的雨晴,偶尔四目交投,雨晴礼貌的笑笑,老人只微微牵动嘴角,仿佛像说些什么却又卡在喉头,让雨晴觉得很不舒服。她从来不敢坐下来,就站着吹吹风,一个老人和年轻女人看落叶温柔的飘落。

有一回雨晴病了几天,没去跑步,再回去时见老人的眼神多了几分殷切,忽然对她招手,雨晴走到他身边:“老先生你好。”

老人用方言说:“我以为你再也不出现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雨晴努力的听着:“我叫雨晴。”

老人指指自己说:“我叫阿路。”

“阿路伯你好。”

阿路伯忽然又像往常一般凝视雨晴,一阵沉默,雨晴又不自在了。他突然捉着雨晴的手,吓了她一跳。阿路说:“坐吧。”雨晴只好坐下,随便找话题:“你一个人?”

阿路伯深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本画簿说:“我给你说说我的故事,因为你突然没有出现,我觉得不说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他翻过画簿,里头大半是铅笔素描,停留的那页画了个美丽的女人。“我的第一个爱人,很多年前的事。但她不是我老婆,也不是女友,因为我一直没有跟她说,你知道为什么?”

雨晴不知如何反应,阿路继续说:“我不确定她是不是那个厮守终生的人。我以前条件很好,是个名画家,身边女人很多,总觉得可能还有更好的。有一天她发生车祸,就这样走了。”

“以后我还是有喜欢的人,可是一直没说,总觉得下一个也许更好,后来大家都不等了,嫁了,老了。”他边说边翻着画簿。

阿路沉静了一会,深深呼吸,用很坚定的眼神看着雨晴,说:“我喜欢你!”

阿路以为雨晴会错愕,却见她神情冷静,于是松了口气,继续说:“不好意思,这当然很奇怪,我这么老了。最近一直看到你,觉得你有种脱俗的美丽,每天我回家以后画你,一幅接一幅的,对你越来越依恋。我这辈子从来没对人说过喜欢,至少要说一次,却又不敢。后来你没出现,我很懊恼,以为又错过,现在终于大胆说了,我喜欢你。”

阿路叹息:“希望你不要见怪,这只是一个老人的心声,我们当然不可能在一起。只希望你遇到喜欢的人,不要等,该说的话要及时。再见。”他勉力站起来,慢慢走远。

翌日阿路没有来,以后也再没有出现。雨晴在长椅上发现阿路的画簿压着一叠画作,画的都是雨晴 — 跑步的时候、离去的背影、驻足看落叶的神情…她知道这是礼物,便收藏起来。

遇到这么不寻常的事,雨晴告诉好友丽娟。丽娟问:“阿路伯跟你说了什么?”

“不知道呀。”雨晴无奈的摇摇头。“他不知道说福建话还是客家,除了问名字我还勉强听懂,其他没有半句听明白的。”

美丽与哀愁
最美丽的人总在黄昏
面前走过,走过的时候
总会驻足 抬头
看落叶纷纷的季节

那片轻轻滑过脸庞
便沉落于故事外的叶
吹起什么样的风
就往哪个方向舞

一张空荡荡的长椅
本来就没打算
留住些什么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