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天堂


values_of_both_worlds文彬在摄影展的欢迎辞说到一半,裤袋里的手机便连续的震动起来,他本来准备了几个轻松的笑话,通通省略不说,匆忙结束演说查看电话,是公司助理凯特琳。

文彬一回电就发飙:“你明知道我在办摄影展,为什么干扰我?”

凱特琳居然也不客气:“老板,顾客约翰行程临时有变,大客急要见你,我能不打给你吗?”

文彬在会场的人群里找到了雨晴,她正忙于招待客人。文彬说:“抱歉,我有事得赶回去公司。”

雨晴脸色一沉:“你明知待会我安排了表演,部长议员会来看影展,还有媒体采访。这是我们的联展,你怎么好缺席?”

文彬眉头紧锁,没有说话。雨晴叹一口气,一边转身走开一边挥手:“你走吧!”这几个月来的筹备工作几乎都只有雨晴在做,现在戏正上演,男主角却要离场,她欲哭无泪。

文彬说声对不起,就打电话给司机老陈,交待备车。路上老陈开玩笑:“又是一次得罪两个女人?”文彬苦笑。他喜欢他的事业,也热爱摄影,才华洋溢,两件事都做得非常出色,却是两头奔忙。凯特琳当了助理好几年,而雨晴是摄影同好,此外他生命中几乎没有其他女性,一直单身。老陈偶尔调侃:“你怎么还没拍拖?”

没时间,他多希望可以两件事情都尽情的做。路上他小睡,醒来时突然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清楚记得自己已经见过约翰谈妥条件了,可是他确实还在车里。到了公司,他问凯特林:“约翰在会议室吗?“她一脸不解:”离开了,你不是刚刚和他开会了吗?“

文彬自己也狐疑,走回办公室,一打开门吃了一惊,看见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也吓了一跳。可是“两人”的思绪相连,不说话就明白对方就是自己的分身,却不明白怎么发生这样的现象。“对方”看的听的做的,都会变成“自己”的记忆,好像“自己”经历的一样。文彬很快就从错愕变成兴奋,以后一个文彬做他的事业,另一个摄影,“一个人”可以“专注”的过两种生活,天底下没有更奇妙完美的人生了。

更让文彬欣喜的是,他发现原来凯特林和雨晴都喜欢自己,两个文彬在两面的生活中和两个女人发展两段恋情,后来同时和她们同居。有好一段时间,文彬觉得自己是最快乐的男人。

老陈一直载着公司的文彬,和所有其他人一样,从来不知道还有另一个分身。有一天问:“老板什么时候想结婚啊?”

文彬顿时呆着,自己究竟想和谁厮守?到底自己爱谁? 抑或只是享受情人相伴,根本没有爱过谁?他开始痛苦,却又不能向谁倾吐这秘密,更不可能和最亲的女人谈起。两个文彬约在偏远的酒吧,旁人看着以为是孪生兄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所谓的对话,其实是自言自语。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本来就不需要说话,但苦无对象,只好自己找自己说了,寂寞莫过于此。

“我该怎办?”“选一个人结婚,另一个继续工作?”“能这样选吗?两个女人都相处那么久了?”“两个文彬,以后又怎么办?”“可以变回一个文彬吗?”

文彬喝醉,伏在坐上睡着。醒来时分身不见了,只剩下一个自己。所有的记忆和现实还在,也就是一个文彬有两个同居女友。他觉得自己十分不堪,有所决定,分别向凯特琳和雨晴提出分手。他把公司卖掉,彻底放手,离职前老陈问起为何,他说:“我以为的成功都不是那么一回事,关于人生,还有太多要学。”

文彬带着相机,离开熟悉的城市,去看外面的世界,寻找自己。

两个天堂
一边是开阔的绿丘
他可以赤裸的放歌
逆风奔驰
一边是优雅的乐厅
围着衣冠楚楚的宾客
静静品酒
他常在这边想着那
从那里赶来这
活在中间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