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乐会


“法师,我是想问,不是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心怡犹豫的问。

法师抽着煙,约略打量心怡,她相貌秀丽,气色甚佳,衣着大方,拎着一个名牌手提包,表面上没什么不妥。他说:“你先给我生辰八字。”

他推算了一下,问:“你事业不顺吗?”

“不是。本来上司对我有偏见,可是后来他态度慢慢转变,对我越来越和气,给了我好些工作都顺利完成了。我还刚升职加薪呢!”心怡高兴的说。

法师皱眉,摸了摸下巴:“那你是不是姻缘不顺?”

“不是。前阵子遇到一个我很喜欢的男生,他很优秀,我以为他不可能理我的。有一天他主动联络我,约会几次以后就恋爱了!”

法师搔头了,再看看八字:“健康有问题吗?”

“也没有。我本来比较胖,后来认识了一个教练,运动下来就瘦了。本来吃东西没节制,可是最近不知怎么在餐厅点薯条,服务生常会送错沙拉。吃着吃着,觉得沙拉也不错。”

心怡越说越起劲,法师越听越不解:“你好像什么事情都顺利得不得了,还有什么不对劲的?”

“运气是好,可是有点奇怪。比如有一次我看着电话要过马路,不知怎的包包突然滑落地上,我顿了一下,就那一刹那面前一辆车子经过。如果我再往前一步,就被撞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常常觉得给谁盯着。”

法师把香烟捻熄说:“你等一下。”然后闭起眼睛,念念有词,张开眼睛时愕了一下,问:“你有朋友过世了吗?”

心怡想了想说:“没有啊。”

“真的没有?”

心怡又努力的想了想:“没有。”

“噢。那你先出去一下,我…我要作法。”

心怡出去以后,法师说:“出来吧。”

一个男人的鬼魂缓缓浮现,相貌还是年轻的样子,向法师打招呼:“你好,我是志强。”

“为什么还不投胎?”

志强说:“照顾心怡。”

“你和她什么关系?那些事情都是你在帮她?”法师又点了一根烟。

“没有,只是从以前开始就很爱她,所以一直在她身边,帮忙影响她的上司、男朋友,一直照顾她。”

法师摇摇头:“可是她连你死了都不知道呀!从来没有注意过你的存在,连朋友都不如。”

志强苦笑:“不要紧。”

“何苦?她现在察觉不妥了。"

“那麻烦你帮我撒个谎,行吗?你就告诉她什么事都没有,前阵子她去拜拜的,菩萨喜欢她,就特别照顾她。”志强咬了咬下唇,继续说:“不需要让她知道我存在,千万不要。”

法师摇头一叹:“有这样的人啊!你先走开一下。”

他把心怡唤进来,向她说菩萨的事,心怡松了口气,兴高采烈的打电话给男友,雀跃的离开。她刚出门,身后志强又出现,向法师微笑点头。

法师说:“你呀,不要太张扬,做得太明显。”

志强呵呵一笑,答:“知道了。”

圣乐会

听见神的音乐 始知
自己是堕落的天使
逃离殿堂中祂光辉的荣耀
遁入你椅下卑微的影子
咬一口苹果
轻蔑的冷笑

大爱如沧海 你是回归的雨滴
而我 是刻石颁诫时错落的石屑
在无涯中冥顽寻觅
你归海之际的音阶
远在音符未能记录的年代
没有一座琴或一根弦能记忆起来
我竟在上帝的真理外找到永生
啊这永恒的空寂
我独力堆砌
独占的地狱

断折的羽翼化身玫瑰
一如湮远的传说被删除
无法在厚重的经典划下半个标点
中场没有休息
我的故事在休止符中
呐喊持续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