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


昨天承佑又喜孜孜的对我说关于他和萍萍的约会。“我们先在公园见面,天气总是那么凉爽。我牵着她的手在湖边散步,慢慢走慢慢聊,还可以嗅到花草的香气呢!”

我呵呵一笑,用广东话说:”晒命啦你。“意思是说他炫耀。

”后来有几只鸭子跟在后头,一摇一摆的走路十分可爱,萍萍笑得开怀,那是多美丽的笑容啊!那公园就在你家附近,你有空去走走。”

“然后呢?”我问。

“去吃饭看电影。金沙购物广场里的好味记烧肉面,你一定要去试试。那套电影《怒海》就不怎么样了,不过和萍萍一起就好。”

我再刺探着问:“玩那么晚,第二天上班不是很累吗?”

“还好啦,公司的那个企划,我也跟进得差不多。对了,我约了客户后天,他人很好,不会挑剔。看来今年花红又会不错!”

我笑笑,点点头应了一声:“噢。”然后低头做笔记,写下承佑的进展。

他继续说:”这样下去,再一年就可以结婚了。先谈那么多啦,我要回家了。“

我陪承佑走过长廊,他打开门,打了个招呼:“妈,我回来了。”

可是他的妈妈并不会在里头,因为那是承佑的病房。他每天都和我说一样的故事,每个细节都清晰如昨日,但其实都只是在他脑海里重演罢了。而那天的事情的确发生过,翌日萍萍遇劫被杀。

我和上司谈起:“有时我真的很怀疑,真的要把承佑治好吗?他似乎很快乐,晚上安宁、幸福的睡着。治好了他又会如何?“

上司慎重的说:“但那快乐不是真实的。你是医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什么才是真实?

承佑逐渐康复,虚幻和现实逐渐交替,像薄雾慢慢消散,原本的荒山再次清晰起来。过程中,他越来越少说话,笑容不见了。当幻觉都消失以后,我们继续辅导承佑面对伤痛。

承佑出院时向我道谢:“谢谢你让我回到现实,现在我才清楚知道萍萍在哪里。”

第二天,承佑就自杀死了。

迷幻
我听见我想听的话
一如我看见我想见的人
如果冰霜扑面温暖如春
玫瑰刺手柔软如吻
疯狂没什么不好 医生
请继续把我关起来
陪伴我的爱人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