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箱


4207740那男人拖着行李箱走入机场,神色和许多往来的疲惫旅人一样,本来没什么不寻常。只是行李箱经过的地上,拖着一条长长的的血迹,鲜红的液体缓缓从箱里渗出来,男人走过之处周围的旅客都惊疑地散开。

男人走向销售柜台,原本在排队的人们通通让路,他有点惊讶,似乎不知道大家回避的原因。柜台的女服务员晓芸很害怕,却不能走开,还得硬着头皮微笑: “先生,请问买机票去哪里? ”

“希腊,看爱琴海。 ”

“几张票? ”

“一张。 ”

“一个人去爱琴海啊? ”话甫出口,晓芸就后悔自己多事,快快收钱了事就好呀。

“不,两人,我和女友,我们说好这辈子必定要同去一次。 ”男人笑说。那也许是很和平的笑容,可是在惊疑地晓芸眼里,就变得十分诡异。

职业病啊,晓芸无法自制的又问: “不帮女友买票吗? ”

“我的女友 …再也不需要买票了。她 …”男人的笑容看起来更诡异了,晓芸不禁联想到行李箱里装着什么,吃了一惊,倒退一步。这时,男人身后一阵骚动,原来已有人通知机场警察,正匆忙寻来。

男人回头,先是看到警察来着,后发现行李箱出了乱子,才明白警察冲着自己来,一阵心虚,身子微微下蹲,仿佛想跑。晓芸尖声大叫: “他行李箱里有死人啊! ”

男人错愕,怒目相视。警察拔枪指着男人: “站住!举手!我们是警察! ”

男人举手,说: “不!不!搞错! ”

一个警察小心绕到男人后边,命令他双手摆到身后,然后上手铐,男人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只好等另一个警察打开行李箱。好奇的人们围了个圈,箱子即将打开时,许多人都用手半遮着眼睛。一打开,几个女人便尖叫起来,警察吓了一跳,随即是半响的死寂,然后有人哑然失笑,有的人因紧绷突然放松大笑起来,人群渐渐散开。

警察手举两个破罐子,问男人: “你干嘛带那么多番茄酱? ”

男人解释: “我女友喜欢,是我的厨师朋友特别调制的,我们会在那里停留蛮久,就带些过去。 ”

晓芸插嘴: “你干嘛说女友不用买票? ”

男人没好气的说: “她当了空中服务员,行程时间配合得到,就不必帮她买机票啦。她已经在目的地了。 ”

警察为男人解开手铐,晓芸向他道歉。男人重新把行李箱关好时,晓芸还看到里头有包装精美的礼物。原来是大家自己的想象力,把一个深情男人想象成了杀人犯,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客客气气的一路把他招待上机。

在爱琴海边,男人拿出礼物,拆开包装,里头有一枚戒指,戴在一截女人的无名指上。

“我们终于一起来了。 ”

行李箱

空荡荡的行李箱
收拾些什么呢?
布娃娃拥着余温
在想

几件你的气味
唱过的乐谱
停止的腕表
还有半张合照

路上思念狂了
可以把自己
也装进箱里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