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吟


rock-concert那是个狂放的派对,音乐只是重重的节奏。主唱是女生,名叫湘儿,饱满的声线充盈着摇滚的力量,舞池里人群扭动身躯高举双手,仿佛要捉住乐队热烈推送的高分贝音量。吉米一个人来,在舞池中享受和女体的摩擦,他不打算一个人回去。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搭讪都失败。

今晚运气不济,凌晨曲终人散时他在场外独自抽烟,一个女人走到身边,也点了一根。他打量她,从来没看过那么美丽的女人,便主动开口:“等计程车吗?一个人?”

“嗯。”女人爱理不理。

“我是吉米,你叫什么名字?”吉米不浪费时间。

“我在台上唱了那么久,你没认得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女人冷冷的说。

“你就是那个…”吉米努力回想,但他本来就没注意,当然想不起来。

“算了,别打扰我。”湘儿实在不喜欢在这种地方表演,什么时候才能有人真正听自己唱歌?

吉米习惯被拒绝了,脸皮厚得很,说:“让我载你一程吧!”

湘儿摇头。这种男人见得多,很讨厌。

“那么暂且先说再见。”吉米走开。

后来计程车来了,女人上车,对司机说:“麻烦你去珍苑公寓。”

司机说好,声音有点熟悉。他又接着说:“后来仔细看过海报,你是湘儿,我会记着。”

司机居然是吉米,湘儿惊讶的问:“你是计程车司机?”

吉米说:“不是,我招来一辆计程车,给他一笔钱,要他让我开。”

“无赖!”湘儿骂道,心里警觉起来,把手机拿在手里,随时准备求救。

“哈!我是无赖,但不是坏人,送你到家就好。”吉米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书,送给湘儿:“自我介绍,这是我的散文集。”

湘儿接过,没打算看。吉米说:“我写了十多年,你也一样不知道我。”

“可能你写得太烂!”

吉米打哈哈。一路无言,湘儿到家,吉米还向湘儿收车资,湘儿没好气的付了。湘儿把书扔到垃圾桶,又禁不住好奇拿回来读,写的都是吉米的情事,她讶异于他的细腻和用情至深,那怎么又会在派对寻找刺激呢?但她很快就淡忘了这件事。

一年以后,是很奇妙的因缘,湘儿逛书店时刚巧碰到吉米的新书发布会。当时他形神枯槁,坐在轮椅上演讲:“我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时,心有不甘,彻底放纵享乐。可是那终究不是我,始终对事情认真,对感情认真,玩不起来。人生就如此吗?我这本新书,就是我患病以来对生命的省思,赶在手术前推出。”

吉米突然认出了湘儿,很高兴的指向湘儿:“嗨!你也在书里头。我的计程车载了你以后,就再没有载其他人了。”观众望向湘儿,叫她怪不好意思的。

湘儿点点头,买了一本就走,在车上好奇的寻找谈自己的章节,竟发现自己在全书里不断出现,吉米读了她的面子书、部落格,把她假想成虚构的恋人,以她对歌唱和生活的热情,一直在鼓舞自己。湘儿有点忐忑,把书放开一边。

数月以后,湘儿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哈咯,我是吉米,死不了!这下你会答应一起喝杯茶了吧!”

湘儿愕然,不知如何回答:“你怎么找到我的电话?”

吉米说:“想知道吗?我在外面的计程车里等你!”

湘儿没好气,拿起背包,出门下楼便看见笑吟吟的吉米。

湘吟

蘸尽婉约的湘水写诗
在你庄严的神殿摇滚
狂放的击鼓颤动谁的双唇
飙温的眼神燃烧甩落的须发
麦克风引诱欲舞的舌
来 且放歌一宿
唱喊至喑哑
拨弦的十指骤然寸断
你是不是因此而降雨呢?
复汨汨成流
从容把诗人淹没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