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函


我必须承认中间
那万难跨越的时差
当你跌入黑色漩涡
被邪恶的文字重重包围
像一片片锐利的黑色叶子
重复切割你敏锐的肌肤
流出鲜红的血
我在干旱的南方忙于掘井
灌溉贫瘠的泥土
你的血液流到我脚边时
已然被雨滴和泪滴稀释

我的慰问总是迟到
或许你已经重新站立
或者放弃
迟到 我的慰问总是
那里的泥土是黑色
轻易埋葬青春激荡的歌谣
热情在黑色的岁月之河
迅速沉没 冷却
迟到的慰问不过是枉然的招魂
现实如石 希望总浮不起来

我们同样爱诗 在始终不相同的
时地和视角 中间隔着黑色的风
黑色的文字是风中的沙砾
一再擦伤那些跨越不过去的爱情
我的双脚已被泥土扣锁
而慰问总有赶到的时候 我希望
其时你的黑云已经渐散 可以从容投奔
天空久违的一抹蓝
2014.03.07

2014.03.18 刊于东方文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