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画


小路愤怒的把画廊墙上的画摘下来,往阿德挥去,打中他的肩膀,玻璃应声碎裂。

“操你妈的王八蛋,骗我骗我骗我!”说罢把画扔向阿德,他想不到还有此一击,画框擦伤额头,鲜血慢慢沁出。

画廊的客人都惊呆了站到一旁,一年轻女生掏出手机,准备拍摄乱局。画廊老板阿忠这才回神,正要劝阻,小路却怒气冲冲的向他趋前两步,阿忠反而吓得往后退。

“阿忠你说,我的画买主其实都是阿德,是不是!”

阿忠战战兢兢的答:”是。”

“过去一年,十多幅画,统统都是这只猪偷偷买的,是不是!”

阿忠点点头。小路狠狠的瞪向阿德。

小路在一年多前认识阿德,就在这画廊。那时小路自己还没开始公开展示作品,只是访客,阿德也不是来看画的,而是在卖厕纸。他是厂商的业务员,阿忠莫名其妙,怎么会有人来画廊推销这个。

“厕纸,不一定在厕所用的。我这牌子吸水力特强,画廊后边不是工作间吗?画水彩画什么的,难免会有水溅出来。瞧,一擦,没了。”

“画家丶雕塑家工作,一定会流汗对不对?像这位小姐刚从外面进来,满头大汗,一擦,没了。”说罢顺手用纸巾往小路额头一擦。小路先是一愣,火气就来,但看着阿德顽童般的笑容,又觉得无伤大雅。后来阿忠不只成为阿德的长期顾客,还成了朋友。

是阿德鼓励小路展出作品。那天他们聊了开来,也渐渐成为朋友。阿德知道小路热爱艺术,正犹豫能否当全职画家维生。阿德看了小路的作品,竖起大拇指说:“太棒了!一定有人喜欢,一定有人会买!你就姑且一试,在阿忠这里展出吧!”小路心底清楚,阿德根本不懂什么艺术,自己虽然没信心,但在他强烈鼓励下,还是请阿忠让一个空间把画挂起来。

小路寻思:“该怎么标价呢?”

阿德问:“一个月你需要多少生活费?”

小路歪头想了想,说:“三千吧。”

阿德转头对阿忠说:“就三千。”

没想到两星期内就卖出了,往后每个月都卖一两幅,小路信心建立起来,全心画画,十分快乐。直至最近有朋友在阿德的办公室看到两幅画,拍了照片在网上分享,小路才惊觉是阿德在买。一个卖厕纸的业务员,赚得了多少钱?居然默默一直在背后支持自己作画。小路虽有感动,但更多的是愤怒,觉得自己被欺骗、羞辱。

小路大声对阿德嚷:“我的画呢?统统还我!你的钱我不要!都还你!”

阿德说:“不行。”

“什么?!”小路左顾右盼在找东西扔。

阿德慢条斯理的说:“因为画我统统卖掉了。”

“当时我想,先用三千买下来,你就生活无忧,可以专心做快乐的事情。当天回到办公室,就说服老板用五千买下,装饰新居。”小路咋舌,觉得不可思议。

“后来你再展,我再买。平日在外工作,一有机会就推销。比如一个老外老板用一万买了,挂在办公室。一家五星级酒店挂在大厅,买了万五。我赚太多,都不好意思告诉你。”阿德搔搔头,不小心碰到伤口,哎呀一声,随后又呵呵傻笑。

眼泪在小路的眼眶滚动,忍不住扑上前去紧紧抱着阿德。阿德说:“我就说嘛。太棒了!一定有人喜欢,一定有人会买!”

阿忠摇摇头无奈的叹气,捡起扔在地上的画:“这个怎办?”

阿德看了看在一旁拍摄的年轻女子,说:“这幅别修,它有故事,可以卖三万。”小路听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德凝视小路半响,轻声问:“不过,这个还是不卖,让我永远收着,可以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