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囖!

on

很久以前女友说我的道歉不值钱,因为我成天犯错、屡屡道歉,道歉以后又重蹈覆辙,十分揾笨,可见我是没有诚意的,只是当下敷衍安抚她罢了。哎呀让她看穿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道歉只是我让她尽快shut up的手段。我的道歉量产,且人微言轻,敦马哈迪公开道歉就很不一样了,举世瞩目,大家竞相分析一字一句。我在猜我女友会怎么说,他的道歉值钱吗?

我的第一万次道歉大概值得两分,敦马首次公开道歉应值万金,万金油的万金,让很多“条气唔顺”的人涂一点在人中,清爽醒神一下;或者涂一点在太阳穴,舒缓一下积压多年的偏头痛。但我们都知道万金油是不能治病的,有人评论目前国家弊端多因为敦马种下前因。传说中的东马身份证计划如果不是传说,那么它已在民主选举制度划下恒久的伤口。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一直要求敦马为茅草行动道歉,现在他道歉了,我们该有何感受,咦不对……

1958年5月13日(别怕,不是69),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尔发生政变,法国右派不同意让阿尔及尔独立,夺取政权后还扬言将进而控制全法国,内战一触即发。临危就任的法国总统夏尔戴高乐是二战英雄,他亲身飞往阿尔及尔,对众人发表充满魅力的演说:“我了解你们了!”众人狂热欢呼,他继续说:“将会有新选举,新代表会做适当的决定……阿尔及尔会在法国找到它的位置……法国万岁!”欢呼以后送走总统,似乎没人发现戴高乐其实什么都没承诺。1962年,他还是让阿尔及尔独立了,那场演说不过是缓兵之计,他没说谎,只是听的人有自己的诠释罢了。

敦马道歉,不说为了什么事,还明说“随你诠释”,而且“道歉不等于认错”。你如果质疑他的诚意,就表示你的脑壳还没有坏。大选在即,精明如敦马的言行必和政治目标紧紧相扣,道歉比不道歉有利,能多安抚几个人,说不定多换几张选票,那就有理由这么做,和诚意一点关系都没有。胜负背后有庞大的利害得失,这道歉如果凑效,就真值万金,黄金万两的万金。

另外,对阿尔及尔政变的诠释,取自罗伯格林的书《诱惑的艺术》,《用语言的魔力种下混淆》卷、《诱人的演说》章。你被谁诱惑了吗?

 

2018.01.02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