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包包


某日赴宴,同桌宾客无聊,问起我的包包:“怎么吃饭还带着电脑?有用到吗?”我打哈哈:“这个电脑包包,装的不只是电脑。”

“那装什么?”

“比方说,我们现在觉得无聊,你会问我最近在干嘛?”

客人哑然失笑:“噢,你最近干嘛?”

“我最近出了一本书,叫《杂乱有章》,然后你会问,这是什么书?”

“哈哈,这是什么书?”

“正巧包包里有两本,我掏出来给你看,然后问你要不要买!”我总不成手里拎着两本书到处走吧?那刻意得不像话啊!带着包包,可以很自然地随时卖书。

我记得年轻时出门是一身轻松,最重的大概就是当年的手机,后来还多了个PDA(智慧型手机的前身)。不知何时起,多了个装笔记本电脑的背包。电脑之必要,是因为跑动多了,约会和约会之间常有空档,能随时工作。虽说后来智慧型手机功能强大,但要处理文件还是不比电脑方便。但带着包包的问题是,它会“吸引”更多杂物。反正有包包,那么文件就顺便带着,备用电池、钥匙、U盘、名片、电线等等都顺便带着,别看这些东西个别轻盈,加起来都是沉甸甸的重量啊!背着背着,我开始有了乌龟的感觉,似乎再无法回到当年的健步如飞。

看身边朋友,好像都一样渐渐变成乌龟。本来背包大可留在车里的,但偏偏大马治安不争气,我随时都有电脑被盗的恐惧。我觉得背着重量很辛苦,又舍弃不了背包的方便,于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多用一个“副包”。那些无须随身携带,但又可能随时用到的重物,像电池、钥匙等,都收在副包。下车时只带背包,副包留在车里头。我还是得背着电脑,但至少轻了一些,算是折衷的办法吧。反正多了个不累赘的副包,不如连一些书本、平板、笔记也带着吧!这样又收更多东西了。后来做出版业,车子装的不只是副包,随时都有20本书备卖。我看着车子,突然感觉不像乌龟了,像负着家当的蜗牛。

在人生路上走着走着, 那些生不带来的东西,有时为了自己,有时为了别人,都不知怎地像被磁铁吸引般靠了过来,从此牵绊着步伐。

这,就是岁月的重量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