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避免被椅子砸死


因为有人高空掷物,一个少年就这样,死了。那种愤怒和悲哀我作为旁观者尚且如此剧烈,剧烈得必须刻意麻木自己才得以继续工作,你想死者的父母如何?

先把情绪放一边,想像一下,什么人会把一张椅子从高楼往下丢,那一刻他在想什么呢?这张椅子没用了,要丢掉;搬下去很麻烦,升降机又坏了,我每个月交50令吉管理费,升降机还是没有维修,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可不要搬着椅子走十多层楼梯,今天工作累死了,工头又乱乱开骂,好烦,椅子就这样丢下去吧!(大概没这么好彩砸到谁……砸到谁也不知道是我丢的……)

受访居民说听到撞击声本不以为意,因为在那里高空掷物是“平常事”。这事情对你我来说可能一点都不平常,我们会想,这椅子往下丢,不只是乱丢垃圾而已,还可能危害他人性命,出了什么事的话不只良心不安,遭警察逮捕了还前程堪虞。然后,你会把椅子搬到升降机。升降机没坏,你每月缴两百多的管理费,似乎都用得其所。如果我们生活在相对优渥的环境,就不会明白高空掷物怎可以是平常事,那是我们无法了解的圈子。

就好像你在路上看到摩多载着四个人,除了司机,还有妈妈,妈妈抱着一个孩子,另一个在她背后环抱着她。你说,这多么危险啊!这父母多么不负责任!然而,这也是他们的“平常事”,买不起车子,公交不方便,一家大小要出门最方便的办法便是这样,唯有权宜为之。在英国,开五天优步,就供得起宾士,在这里不可能。这摩多车上的一家四口会住在怎样的地方呢?很可能就在那些高空掷物是平常事的地方,和许多受教育程度不高、同样面对艰难生活的人住在一起。

怎样避免被椅子砸死?往上看,走路时往上看,生活往上看;往上看,因为必须往上爬,爬出那个贫穷的窟窿。这一代不行,下一代加油。市政局这些政府部门只在做“头痛医头”的事,发生了悲剧,才说要装保护网防。这些都是治标的措施,根本问题是掷物者面对太多问题以至不觉得掷物是问题,这是整个社会、国家的病,就这层面上来说,连掷物者也是受害者。

警方还是要为死者讨回公道的,之后呢?怎样把人民整体的生活素质提升,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发生,让这些不再是“平常事”?

2018.01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