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他是皇帝


又一宗虐佣案!看得我火冒三千丈。据报导说年仅26的印佣阿德丽娜.丽莎被救出时一脸惊恐,头脸肿手脚伤,邻居说她已经在外与狗同住逾月。后来,阿德丽娜在医院去世。才26岁。雇主是一对兄妹,其母也一并接受警方调查,当作谋杀案处理。

上个月,一对虐佣的夫妇逃过死刑,联邦法院改判监禁十年。他们干了什么呢?他们把柬埔寨佣人Mey Sichan活活饿死。这也不过是三年多以前的事,同样发生在槟州。代表律师说他俩已被扣三年,行为良好还有“折扣”,大概再关个四年许就放出来重新做人咯!我们不能质疑法庭的判决,但不得不问:那么Mey Sichan呢?能重新做人吗?不能,因为她已在一个嘛嘛档24小时营业的国度饿死,终结了仅仅24年的生命。

到底这种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良知呢?这当然是情绪上的质问,我推测还有更深层的原由。

上次去雅加达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我走在街道上有点不安,心里埋着二十年前排华屠杀的阴影。途经一公园随便进去看看,发现椅子上有涂鸦:“去死吧马来西亚!”在和印尼商家交涉时偶会听到酸言酸语,感觉就像我们对新加坡的心态。虐佣案不是这几年才发生的,以前就有,更让印尼人觉得马来西亚人骄傲、野蛮,进一步影响两国关系。

马来西亚人骄傲、野蛮吗?不是的。那些虐佣者很可能原来都是和善的人,但对待外籍佣人时互动关系突然变得不一样,心态上把对方当作“下人”,自己变成“老爷”,甚至“皇上”。外籍佣人离乡背井,在这里举目无亲,是很无助的,当一个极端弱势的人生活在身边,你要平等待之还是霸凌?一些人的劣根性就浮现出来。

加上文化差异,语言不通,生活上必有摩擦。我们视为必然的电器、卫生习惯,对从穷乡僻壤来的外籍佣人来说都是陌生的。就算是很小的不同,也可能让雇主看不顺眼。比方说我曾聘用的柬埔寨佣人饭量惊人,一餐三碗不够,还得偷吃零食,最后只好送走。这些冲突,会让双方关系更加紧绷,如果雇主打从心底把佣人当“下人”,情绪一旦爆发就可能衍生暴力行为,而佣人无从反抗也无处申诉,雇主无须承担后果,便可能一而再再而三施虐。

虐佣案,展现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国人应引以为耻。虐狗的视频网路疯传,虐人、杀人的事件却似乎没有引起同等广泛的关注。要杜绝这类悲剧再次发生,我会建议给外籍佣人“一扇窗”,提供官方管道让他们申诉,比方说雇主必须定期把佣人带到指定中心做身体检查和访谈。这样,雇主会发现原来自己不是皇帝,上面还有人监管,或许便不敢乱来了。

 

2018.02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