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精神值得几个钱?

on

《新海峡时报》报导有一马来西亚年轻羽球员涉嫌打假球,正被世界羽联调查。我的第一反应:咦?羽球越来越受欢迎了? — 难道有人赌羽球了?

有的事情大家心照,马来西亚地下赌业蓬勃,而球类活动和赌博息息相关。接下来的故事是道听途说,也可能是我做梦梦到的,不是黑道大哥告诉我的,当八卦听就好。据说大马虽小,投注额却在世界舞台顶呱呱,国际比赛谁要赢谁要输,还得问过我们老大。还有更夸张的故事,赌博集团派人潜伏在赛场配电房数日之久,赛事一对庄家不利,便破坏供电装备中止比赛。还有些所谓的球迷骚乱,未必真的是球迷骚乱。

攸关庞大利益,道义就要放两旁了,什么运动精神,有时不堪一击,但这不只是马来西亚的问题而已,全世界都可能发生。比如曾是美国公路自行车赛明星的兰斯·阿姆斯特朗,在环法自行车赛七次夺冠,后来遭揭发用药,主办方褫夺冠军头衔。我还记得多年前的短跑飞人本约翰逊,也一样被发现是用药飞人。这些是比较受瞩目的大案,我到维基一查,其他禁药事件多如牛毛,美国、中国、意大利、马来西亚、土耳其等等什么国家都有 — 我突然心生好奇,联想到一个国家,但禁药事件列表太长懒得全看,就搜索关键字: Japan。

没有找到日本。啊这个可以为荣耀而切腹的民族。

会想到日本,是因为最近和我国排名第二的镖手麦克J聊起他在日本比赛的经验。他说,我国镖手的层次比之日本距离还很远。我们要参加比赛,先看奖金,而日本人完全不管这个,就算要先付报名费也不计较,追求的只是一座象征胜利的塑胶奖杯,为此可以投入难计的心力做训练。在这样的文化底下,自然少有人作弊。

少,不代表没有。刚刚发生日本短道速滑运动员斋藤慧在药检中呈阳性,怀疑服用兴奋剂,但他矢口否认,誓要洗净污名。此外,史提芬.乐维在《苹果橘子经济学》一书中分析相扑比赛的输赢统计数字,推测相扑手常为维护事业而“打假拳”。但这毕竟只是推测,并非证据,我始终觉得大和文化在运动精神方面比很多其他国家优秀。

不是吗?如果我问,你比较相信马来西亚人会打假球,还是日本人?– I rest my case.

2018.02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