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口和一支笔

on

拉惹博特拉真的很会写,文采斐然,说政治故事绘声绘影。他敢言,两边阵营都得罪过。现在他说郭鹤年资助行动党,行动党领导层生气跳脚,但当年他胆敢踩首相尾巴的时候反对党可是对他表示支持的。各家对待博特拉的态度,就视乎他挑起什么课题、影响谁的利益。纳兹里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指责郭鹤年。

我看了几方面的报导,纳兹里并没有直指郭鹤年为“反咬主人的狗”,他只是说政府帮助郭鹤年不少,而他竟然资助反对党,这情况就像养狗反被狗咬。他这么说让我想很多。首先,纳兹里会用这样的比喻让我讶异,因为我相信他应该没有养过狗。既然没和狗狗相处过,对狗狗便不够了解。我小时候家里养狗,爸爸告诫我说狗狗进食时不要太靠近,不然如果它以为你要抢它的食物,它就有可能发难。那么,纳兹里以至国阵政府过去有没有抢过谁的食物呢?

303162_G_1511905642806纳兹里倒是说对了一件事,钱是郭鹤年的,他要资助谁是他的自由。狗狗在回教教义底下乃不洁之物,他用狗狗映射郭鹤年,必定是十分不齿郭之所为,非常生气,生气难免会措辞太剧烈了些,大家骂过就算。相比之下,博特拉经过深思熟虑的冷静文章更危险,因为他能把个人意见说得像事实一样,而其实他的文章主观色彩浓厚,比方说他截取《郭鹤年自传》赞扬华族对东南亚贡献的一段,把它诠释为种族主义;他还再进一步把郭鹤年形容成幕后黑手,一直密谋把马来西亚变成华人执政的国家。这样的说法,是会挑起种族之间的情绪的 — 到底是谁有阴谋?

博特拉至今未出示消息来源的证据,他的辩解是:克莱尔布朗指控纳吉付给哈迪9千万时也拿不出证据,克莱尔能拿出证据了,才来向他要证据吧!这显然是诡辩。郭鹤年乃企业家楷模,朝野站出来为他说话,是意料中事。但不管怎样,在我们这些小民看来,永远不知道博特拉、郭鹤年、各大老板和政治人物的底牌究竟是什么,始终真假难分,实在没有一方值得我们尽信的。

 

2018.03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