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一


去过日本,去过台湾,去过美国,我终于发现有一件事马来西亚比谁都强,甚至可能是世界第一,那就是我们的服务态度和效率。

走入台湾餐厅,“欢迎光临”的招呼声此起彼落,这也许是受日本文化影响,日本餐厅在顾客进门的时候也这般吆喝–难道不觉得食客高谈阔论已经够吵了吗?况且我也不想让全世界知道我来吃饭,这样吆喝破坏我的隐私。侍应生第一时间前来招待带位也让我好生困扰,心想这些国家的服务怎么如此恶劣,不得不想念我们的嘛嘛档。

嘛嘛档通常三门通风,无所谓正门,要从哪里进去都行。若是晚上还不必入内,因为桌椅都摆到马路上,比那些餐厅的位子多得太多。我可以静静地我喜欢的桌位,绝对没有侍应生发现我。桌上还残留上一趟客人的杯盘,就算没有杯盘也会有未擦干净的酱汁,我可以参考一下品质再决定要点什么食物。

外国的餐厅侍应生会递上餐牌,这显然是很落后的做法,浪费纸张不环保。嘛嘛档不用餐牌,因为我们早就把所有选项熟记于心。侍应生佩戴的名牌也是多余的,谁有心思理会他们的名字呢?不像我们全国嘛嘛档的工作人员都统一叫“阿涅”,说有多方便就多方便。侍应生殷勤的前来点餐,给我很大压力。嘛嘛档就不同了,不只给我时间思考,还给我餐前运动的机会,因为我要伸展腰肢、大力挥手,才会有阿涅看到我。他会严肃地对我点点头,然后去服务其他顾客,然后就忘了我,我又要继续伸长身体到处找人挥手。这些轻量运动,是很开胃的。

“你好,请问你准备要点餐了吗?”在我耳里听来刺耳,因为太啰嗦,我习惯了嘛嘛档的双音节单字:“Makan?”更多时候连这也省下,阿涅木无表情的飘到桌边,我就说我该说的,然后他木无表情的飘走,中间没有半句废话。话也不能多,因为讲多错多,我说的他听不懂,他说的我不明白,如果我要加蛋减葱的,到最后Maggi Goreng会变成Roti Canai。这是一种心志训练,教训我们生活力求简单就好。

阿涅不说“请慢用”这些虚伪的话,食物送上了就安静的飘走。一吃,发现之前要求的“少辣”半点未少,我还是会庆幸至少来的是Maggi Goreng没错,修炼随遇而安的心态。用餐过程中绝不会有谁来干扰问食物好不好吃,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已是他们最好的了,连他们自己的三餐也在自家店里解决。餐后结账是体现人与人之间互相信任的时候,我主动到柜台报上吃过什么,阿涅就照着算钱,根本不需要什么凭据。我们也绝对不说谢谢,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人性如此光辉,你怎能不感动!

服务如此优质,难怪嘛嘛档24小时营业也高朋满座。我深觉台湾、日本等国都应该派考察团来向马来西亚学习,不过我们的文化这么优秀,他们这些落后地方恐怕还真学不来。

2018.03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