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到嘴边


居然有读者反映说看不懂我的新书,尽管我已是刻意用最市井的笔调描写男人心声了,究竟还能写得多浅白呢?和一位网红谈起此事,他的解释让我很“震撼”:“不关文字浅白不浅白的事,你写作喜欢绕圈,现在的读者需要你直接告诉他该怎么做!”

网红说对了,我喜欢侧写,留下空间让读者自行思考、体悟。在我的文学训练里,不明说的讯息往往更有力,因为这样能让讯息在读者心里萌生,而不是由作者强行灌注。比如幽默这回事吧,要让听众会心一笑才高明,扮小丑跌倒当然也能惹笑,但其中并无蕴含任何讯息,自也没有玩味的空间。

网红以我的书为例,说如果由他来写,必定是用“你应该对女友如何如何”这样的笔调,我大力抗议:“这样多没趣味啊!难道读者不会想,凭什么要相信我说教吗?”

“现在还不是文盲、还会读一点东西的人,要的就是这种‘喂到嘴边’(spoon-feed) 的方式。你拐一个弯,他们就迷路了!”

其实我在某网媒上写专栏,早已留意到这样的现象,只是一直没有正视。我平铺直叙甚至刻意低俗的时候,回响甚多,那是意料中事。我本想先累积读者,然后再逐渐提升文字的层次,让读者追上来,但很快就发现这不过是异想天开。文章中如果我稍微运用一些写作技巧,就会看到这样的留言:“到底在写什么X嘛?”

乐观来看,阅读人口不是没有,但越来越偏向速食型。就像吃快熟面,要够辣够咸,只求充饥,不问营养。不能完全怪罪社交媒体,无论在哪个世代思考型的读者本就不是多数。可是,社媒上充斥那些又短又辣的零食文字,的确在加速逐渐摧毁读者的味蕾,破坏他们的肠胃,就算作者精心创作营养丰富的好文章,读者不是难以下咽就是消化不良。那么, 请问作者要坚持曲高和寡,还是迎合市场?作者也有寻求认同的需要,很难抗衡市场的力量,最终可能主动降低水平,于是读者便沉得更低,永远升不上来。

无法深度思考是很可怕的事,掌握资源的当权者可以散播废文,左右人民的意向。美国当局正在调查选举中俄罗斯如何利用脸书影响民意,川普则用他情绪高涨的空洞演说吸引了大部分选票。这位有识之士认定“不行”的候选人,被大部分“无识之人”选为比小布什生产更多笑话的总统。民主胜利乎?民主要真正胜利,需要有知识、有智慧的选民,否则胜利的还是大鳄。

要拯救的是下一代,回到根本:读好文章,培养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品味,以后他们便能自行判断资讯的优劣,不会等别人“喂到嘴边”。社媒出现不过是近十年的事,大家只看到其传播力,并没有设想到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劣质讯息流传更快更广。要拯救的是下一代,因为这个世代恐怕已没救了,已经脑残。

2018.03刊于南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