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份宣言


夜里途径假料体育馆见车流慢行,行人比平常多,都身着蓝衣,迟缓地疏散。这天国会解散,这蓝难道是国阵蓝?后来才知道是集会,发布竞选宣言,后来看新闻报导集会有四万人,比净选盟集会少一点。我下载一份来略读,宣言着重民生课题,从妇女到军人到青年,从交通到保安到保健,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几似派钱(里头就有钱包满满的插图),谁能不喜欢?

若说不喜欢只有一个理由,国阵竞选宣言没有着重于政治体系的改革。希望联盟承诺保障选举制度现代化、检控司和总检察署分立、废除恶法等措施,显然都不是国阵愿意做的。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不利于执政掌权。只要我掌权,我派给你一百块,自有办法拿回五十,而且把你所有抗议的管道用恶法挡住。

共业:我们能否摆脱被巫统统治的宿命?(預購)大多民众都用关键词来看政治:消费税、一马、养牛、贪污、阿坦杜亚、戒指、赵明福、过路费、统考、华小等等,这是人之常情,世事复杂,我们必须借助标签来把它简化,分类储存在脑里。每一个关键词,后来能引发某一种情绪,但是大多人未必尽知事件的来龙去脉。就算你知道,那也只是一个事件,后面还有更多盘根错节的前因,究竟是什么造成这些事件一再发生呢?

长久生活在水中的鱼,会忘了水的存在,自也没有想起上游如何汇流或更远的源头,也不会发现在六十年前已有人在上游建了水闸,还不时下毒。鱼民一直觉得水脏了,有人抛弄几个关键词承诺清水,鱼民就高兴起来,也不会想是谁先把水弄脏的。曾几何时我也是凭关键词看政治的鱼民,直到最近阅读数本黄进发王维兴等人的著作,更深入的了解马来西亚的历史和政治体系,就会明白短期内喂我更多的鱼粮,只是诱饵,是止痛药,是麻醉剂。国阵要喂我更多鱼粮,希盟说要重修水闸让我们有更多监控权,你要听谁的?

国会的最后一哩路其实无论支持哪一方,他们都有忽悠你的可能。通过深度阅读,懂得的游戏规则越多,就越不容易仅仅只是被片面的讯息左右。比如说,你的马来文够好,就会读懂“考虑”和“承认”统考之间的差别;如果你像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那么了解条规,不必他提醒也会怀疑国阵宣言要多派的鱼粮,难道不需要先让国会通过预算案吗?

多派钱很好,可是我比较关心怎样不让人再偷钱。这事情希盟也未必做到,但至少说到了。你想,为什么国阵宣言就此事只字不提?哈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