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科学家


爱情这回事有点像宗教,你相信就有,不信则无。它只是个概念,是无法测量的感情,但我老觉得有的女人把它当科学看待,用科学的方法一再想要证明些什么。怎么说呢?

科学的方法便是假设、观察、测量、实验,然后总结出理论。首先女人观察男人的追求,假设男人对她的爱情存在。然后,她科学家的脑袋就感到不安了,需要测量“爱情”这东西:“你有多爱我?你会爱我多久?”男人不过是白老鼠,脑筋太简单,给不了科学家满意的答案。于是,她就要进一步观察和实验。比方说看看白老鼠会不会主动记得纪念日、会不会自发地陪她逛街提袋子等等。然后,科学家会得到一个暂时性的理论,爱或不爱。

但是,如果你熟悉何谓科学方法,就知道所有的理论都不是最终结论,必须持续观察修正。比方说牛顿的万有引力,后来爱因斯坦以相对论补充其不足处。女人也一直在做实验补充证明 — “你妈和我同时掉下水,你会先救哪一个?”

我还真的听过科学家这么问白老鼠:“你会不会为我吃大便?”如果问我,我的答案是:“会,不过,必要吗?”如果女朋友遭恐怖份子挟持,手持机关枪瞄准她的头,向我喝道:“你马上吃大便,不然我杀了你女友!”那么,我自然就必须吃大便了,因为在此情况下为了救命,吃大便是“必要”的。换作其他时候,用吃大便证明我爱你,真没有必要,除了证明我脑残以外没有其他作用。科学家设计的实验也偶有缺陷,爱情科学家的缺陷尤其多,或许因为爱情本来不科学。

上世纪曾有数学家哥德尔(Kurt Gödel )以逻辑证明上帝(或造物者吧)存在,用科学的方法去证明一个虚无的概念,无疑是非常有趣的尝试。据说他迟迟未发表论文,是因为不希望大众以为他相信上帝,而其实他是无神论者,只想用逻辑推理罢了。我试读他的理论,抱歉实难全盘明白,有兴趣的读者可谷歌看看,以后当然也有不少学者驳斥他的推论。上帝存在与否本来就不是科学命题,就好像爱情的有无、深浅,也只是一种信仰,女人何苦一直用假设性的问题苦苦追问呢?

至于那只白老鼠,它答不出话,后来被送去喂猫了。

 

2018.03刊于佳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