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遵守交通规则


要说鲁莽、违规驾驶,我们的司机不是最烂的,真的不是。是,又有人不打讯号灯换车道差点把你逼去撞分界堤;是,又有人double park阻碍了你半小时;是,又有摩多司机冲红灯;是,又有摩多逆向行驶突然把你吓个半死;是,又有人超速在你车后闪大灯;是,又有人在交通灯转绿时没有开车因为在玩手机。但我们本不是烂司机,至少不是最烂。

多年前去印尼雅加达,坐上计程车时它突然Transformer般变型成烈火战车。坐在后座几乎可看见司机头顶冒烟,政府腐败、生活艰难等重重压力,在他踩下油门的刹那爆发。那是闹市中心,车辆非常多,也无阻他左穿右切。其他车辆也丝毫不客气,让我最惊怖的一刻,是在双车道马路三辆车并逐,一点也不相让。我紧抓车座(因为没有安全带),心里在嚷:“要撞了!要撞了!”但不敢叫出来,怕司机打我,或者开车门一个左拐漂移就把我甩出去。

在上海乘车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车笛声不断,像一边开车一边用摩斯密码互骂粗话。印度我没去过,听说更乱,见缝插针,无所谓规矩。说马来西亚司机不是最烂,并不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守规矩,而是我们本质善良。不是吗?double park阻碍了别人,我们会招手致歉;强抢车道插队时,会避免和其他司机有目光接触,因为心里有愧。Deep down,我们全都是好人,会偶而违规,是环境造成的。

只要开车去新加坡,我们良民的一面就完全显现了。不敢超速、不敢闯红灯、不敢乱停车,遇到斑马线必会礼让路人。我在澳洲、欧洲开车,就算路阔无车,也不敢逾越速限。为什么呢?因为进入了别人文明的交通环境,在那里,不是什么事情(包括醉驾)都可以付钱解决。法律之外,还有礼让文化(不是说新加坡),也一样在我进入别人国界的一瞬间,就把我归化成彬彬有礼的好司机。可见我们都有优良文化因子,只要环境改变,我们都会变得很好。

在马来西亚不遵守交通规则,是因为违规几乎不必付出代价。尽管我们深知什么应该什么不该,但没人监管难免使坏一下。只要去到其他人的地方,就证明我们其实可以很乖,我们本来就很乖。如果国家没有贪腐,马来西亚的交通会更安全。要改善交通文化,每个人以身作则是不够的–

明智地投票吧!

2018.04.18刊于佳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