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无风云 – 记蔡添强饭局


我不会为政治人物背书,理由有几。第一是不信任,从小受的教育都说政治肮脏,政客嘴脸说变就变;长大以后,我明白“肮脏”的岂止政治,任何人都会为个人利益而行事;第二,是不希望自己被标签为某党某派,一旦被归类,不管说什么都像受雇的枪手。就算一些政治人物的理念和我相近,我还是敬而远之。有一回行动党议员办活动,邀请动地吟诗人上台表演,我几乎答应,幸得诗人作家林金城提醒:诗人应该在台下,谁做得不好就批判,你站了上去那个舞台,再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了。

我和政治人物本无往来,但是进入出版界以后,总会遇到形形色色希望出版书籍的作者,也包括政治人物,蔡添强是一例。出版社不靠边站,我们只是渠道,尽可能中立地帮助作者把有价值的内容传播出去。对蔡添强的认识原仅限于报章新闻所读,就算他的“斗士”形象让我心有钦佩,我还是提醒自己必须抱着怀疑:政治是“肮脏”的,蔡添强是一个政治人物。

我们相约谈书,他姗姗来迟,YB事忙且杂,也是预料中事,我们先喝酒聊天,反正不急。蔡添强来到时礼貌致歉,随行有一年轻人,据说是司机。蔡添强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看过的照片不太像,似乎白头发比较多,似饱经风霜洗礼。我联想起另一个白发老人,年纪比他大,皮肤好得多,想来吃藜麦真能养生。蔡添强温文和善,这点和我想象的一样,和他谈话很舒服,因为他有我以为政治人物身上永远找不到的诚恳。最近也和刘镇东吃过饭,刘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能量饱满,说话铿锵有力、条理分明,你很可能还是会被刘镇东的魅力说服,但不会被他打动。蔡添强会。

他要做的书居然不是政治书,没要“硬销”什么政治理念,他要说说坐牢一个月的狱中故事。他被控抵触禁区法令,据他说是十分荒谬的,因为把他扣留在警察训练中心的就是警察。在监狱里他读书,不只留下一些文字,还有画作,他希望发表。狱中无聊,蔡添强还用面包做成动物模型,带了一些给我们看。原来他一直以来喜欢艺术,不过那是他无暇探索的一面了。那些模型纹理细致,虽不至于栩栩如生,但让我讶异的是连动物的脚趾他也做了出来。他说:“因为在狱中真的有很多时间。”

MK006 加影自由刑副社长林明志眼尖,觉得身边的年轻人未必是寻常司机,遂逗他说话。年轻人气盛,话中带火,听起来像受蔡感召而当其助手的。饭局中蔡添强继续说了些狱中趣事,那可不是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风云,而像百态人生,虽然有一些些冲撞规则、和狱官过不去的情节,还是搞笑多于搞对抗。问他害怕监狱吗?他的回答很让我动容,牢狱之灾是在他这一边的从政者必然面对的事,那就坦然面对。他没有要借机卖苦情,反说狱中难得有闲可读书思考,连书名后来也定为《加影自由刑》

临别时问起蔡添强的理想,他说“改朝换代”是他的毕生志愿,无关仕途。不知怎的,我完全相信他。

 

2018.05刊于中国报

《加影自由刑》电子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