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腩变天记


飞镖队名取为”鱼腩”,粤语有Loser的意思,一开始大家就觉得胜利无望,但既然喜欢玩飞镖,还是想试试参加比赛。一队四人,除了店长拉威,便是管启源、林一心和我。战了五场,连败五场,至少也算是一直保持水准。拉威一心都是强手,但比赛没有经验,难免紧张,常常发挥不出实力。另外,我们的平均年龄全场最高,不知有没有关系。

到最后一场,阿管说六十年的国阵都换掉了,我们也该变天了吧?可是要知道对手”蛇魔队”曾以五比三击败我们的。电子飞镖所有选手的表现都有数据记录,身为鱼腩队长我研究过蛇魔的表现,是全场最强。蛇魔吃定鱼腩,八局中的第一局,我们就败阵下来。可是,第二局我们没有输,第三局也没有,第四局赢了,输第五赢第六,已经到了能四比四打和的局面,已经算是308镖场海啸。第七局分数追得非常紧,关键时刻管启源大发神威,连取过百分,对手望尘莫及,士气大跌,我几乎可以听见他们心碎的声音,碎片掉落一地。拿下第七局,鱼腩居然赢了!变天成功啊!我们的欣喜像509!

但我要说的其实是变天过后的事。我们还留在镖场自己玩了一下,不知怎的有点兴致缺缺。阿管说中了我的感觉,好像突然没有了奋斗目标。这和政治509不也很相似?过去一直批判的对象,突然从靶心消失了。过去几个月,我们常常练习,每周期盼着比赛。明知胜算奇低,但谁参加比赛不想赢呢?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周而复始。在镖靶感受前肾上腺素飙升,仿佛奇迹就要发生,希望以后往往是失落,无数次失落以后得来的欢喜,有点像强烈兴奋剂,但药效很快退潮,叫人无所适从。怎么办呢?我们盘算着下一场比赛。这,好像真的会让人上瘾。

如果可以躺着,谁会想跑?如果可以跑,那就别躺着!(预购)我遂明白了马拉松跑者如云镁鑫何以一再追求更难的挑战。马拉松跑过了,追超马;超马征服了,找更难的跑程,从大屿山战到富士山。还有最近认识的一位前辈登山者,六十七了,他七十岁要在珠穆朗玛峰上庆生。对我们这种鱼腩大叔来说,这叫轻生。无论是百里长征、万尺高峰,还是镖靶和镖手间的区区六尺,也许和我们追求的成就感是一样的。我想象云镁鑫在完成一场超马以后,她的快乐如何随喘息渐渐平伏;前辈在珠穆朗玛峰上他一定也会感觉失落,下一座高峰还能在哪里呢?

鱼腩大叔比他们幸运的地方是小战场很多,以我们目前的水准,还要被比我们年轻一半的小伙子霸凌很多次,才可能晋级。从马来西亚一直战到国际赛大概也要六十年,我们的一百岁生日打算在日本镖场度过,挑战世界冠军。

2018.05.21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