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请过的Kopi O


我少时学驾车,考试前师傅问:“要不要包?”我似懂非懂地问:“什么意思?”师傅冷笑了一声:“这个你也不懂?”

仿佛这是“常识”。

在希盟政府执政以后的多项措施中,我尤其关注交通部长陆兆福对付Kopi O License的决心。啊Kopi O,多么生活的字眼。1MDB离我们远了些,“包”考车牌天天在身边发生,就像我们天天喝Kopi O。1MDB的目标就“那几”个人,陆兆福要对付的却是经历数十年根深蒂固不成文的体制。

下来是道听途说的“虚构”故事,不是假新闻:某友曾对我说,他认识一位交通警察,他说在课堂上教官对学员训话,说吃钱是传统,你们以后不要破坏这样的传统。这样的话,居然能在课堂上公开说,可见贪毒入骨。要对付“包考车牌”也一样,教官、教车学院、学生之间已经构成完整的利益输送系统,要怎么拆解?如何监督?我觉得陆兆福这项举措之难,不亚于对付1MDB;它所能造成的影响,还大于1MDB。怎么说呢?

詹姆士威尔逊和乔治凯琳曾提出犯罪学理论“破窗效应”。如果一栋建筑物有几扇破窗没人理会,就会有人非法占用,然后破坏更多窗户。若轻微罪行没人理会,必会衍生更严重的罪案。包考车牌或许是数百令吉的小钱,但你想想,这是所有考驾照的年轻人,是每一个,都必然经历的贪腐经验,国家的腐败在他未满20岁时就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眼前,像在他未成年时就请他试可卡因。如果他屈服,这就是他第一次行贿,往后再有第二、第三、第n次,是自然的事。倘若以后他掌握权力,受贿也是自然的事。绝大部分的人民都经过如此现实的贿赂教育,试问国家还能怎样打击贪污?所有的标语都只是空洞的口号罢了。

Kopi O License还有另一致命的害处,就是让许许多多不合格的司机上路,在路上送其他人上路。马来西亚车祸率高踞不下,和司机鲁莽不无关系,驾照得之太易,没有人会谨慎待之。交通部长这项举措不只救国,也救命。惩罚贪腐是贪腐发生之后的事,更重要的是不让贪腐发生,我恳切希望部长会贯彻实行,莫让年轻人未成年就经历贪腐的“洗礼”。

十年以后,让Kopi O License变成历史名词吧!不要再是鬼鬼祟祟的“常识”了。

 

2018.05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