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 Bye《男念的经》


女人大声是讲道理
男人大声是情绪暴力

我妄想书写会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男念的经”这个项目是我特别设计的,刻意把文学放一边,用比较口语的方式直写男人心,希望会有女性读者借此更了解男人,后来由台湾宝瓶结集出版《男人这东西》。很多文友好奇为什么我要写这些惹骂的文章,也没什么,就是一项试验。

9789864061044这试验让我看到许多读者“一行式”的回应,写一行的有,也有的像只读了第一行就回应的。粗鄙的留言不少,所幸还是有共鸣的读者说些文明的话。无论是怎样的留言,都大略让我看清网路阅读另一板块的状况,印证了一些想法,如果我始终留在文学圈子中,便无法知悉这些。我更明白为什么丘光耀选择用他那套说话方式,但那是我不愿久留的领域。

《男人这东西》把我带到台湾,上了几个电台节目做宣传,还和名作家主持人吴淡如对谈,这些都是难得的机缘。有男读者特地来讯,说终于有人敢把弟兄的心声直接讲出来,十分痛快。而女读者的反应呢?多数是:“我哪有?!”她们觉得作者说错了,女人不是那个样子。那么,真相是什么?

我要探讨的不是真相,是认知。同一件事情,如果男人都同意,女人都不同意,便是两者之间认知不同,没有交集。“男念的经”嬉笑怒骂,原想做一场文字的“栋笃笑”,让女人看清男人的认知,试验的结果算是失败的。无论男女,我们都是基因的奴隶,各自依本能建立了思想的堡垒,我们从自己的窗口看出去,也只看到对方的高墙,你进不来,我过不去。有男读者买了我的书给女伴看,女伴的反应是:“你这是什么意思?!”

世界没有变得更好。吵架的继续吵架,分手的继续分手,忍气吞声的继续忍气吞声,至于那些永远幸福快乐的,或者做到假装永远幸福快乐的,也不是我的功劳。所以,也是时候停止试验了。我只希望至少过去年余的文章,曾给你带来一点点笑声,或者安慰,原来你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每一段关系,不也是试验?有的试验失败,有的试验假装成功;有的试验中止,有的勉强继续。但我今起停止观察,都不关我的事了。

世界末日只有一个好处
就是终于可以安静下来

 

2018.05刊于佳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