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不得涉及政治、宗教、种族


速读最近有老师联络我,说他带队参加每年举办的诗歌朗诵比赛,选用了我的诗作。我当然很高兴,那首诗写于99年烈火莫熄前后,还得过文学奖。诗含政治意味,老师问我会不会冲撞比赛简章的规定:“内容不得涉及政治、宗教、种族等敏感课题”。又听到这句阴魂不散的魔咒,我心里冷笑了一下。
我说不会。因为新诗毕竟比较晦涩,没有直指事件,读者要怎么诠释有很大的自由空间。然而数日后老师又来讯说选诗被主办单位拒绝,理由还是”敏感”。老师和我都觉得十分郁闷,而我的郁闷其实在更早便开始。离开校园后我以为那魔咒已和我无关,然而当我再以评委的身份回到朗诵比赛时,刺眼的魔咒再现,让我一直郁闷到如今。
作为写作人、表演者,我非常清楚不说的话往往比说出来的更有力量。师长从没给这句魔咒多加解释,学生只能自行想象背后蕴含的恐惧。我们一方面教育孩子追求团结,一方面又间接强调彼此肤色的差异是敏感的;一方面说尊重彼此的宗教,崇尚宗教自由,另一方面又说这是禁忌的课题;我们期待孩子关心政治、国家,同时又从比赛简章到大专法令明文规定不允许他们发表任何意见。这些相互矛盾的讯息,在学生心中无法调和,导致他们害怕这些议题,甚至彻底放弃和逃避。倘若国民都在这样的教育熏陶下成长,要如何责怪他们对政治冷感无知?
我怀疑这样的”教育”是从前政府的手段,只要你从小就害怕种族和宗教议题,以后掌权者就能用它来恐吓你;只要你对政治始终一知半解,他们就能持续操控你。这样的伎俩已持续生效半个世纪了,因缘际会才发生了509政党轮替,这是一个万分可贵的机会,让我们重新修正许多错误,包括小如校园诗歌朗诵简章这样的事情,因为它对孩子的心灵和认知有长远的影响。
我知道换政府是上面的事,而且才过了短短一个月,下面工作的官员不可能马上调适 — 你怎么知道新老板会不会和旧老板一样有隐议程?最好还是照本子办事。我很顽皮,向老师提议让我另写一首诗参加表演,题目就是”内容不得涉及政治、宗教、种族”!
诗是写好了,最后还是不能用,就算我把题目换成无辜的”哈利波特”也不行。看来,要洗净半世纪积存的污垢,真的还要很久很久。

2018.06.12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