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华语!讲马来话!

on

最近被这些言论烦死:”我们强烈反对部长以粤语发表谈话,有违华文教育以华语为媒介语。我们会来信反映我们的关注。马来西亚讲华语运动主席赖志权”

这段文字在我脸书朋友圈被分享多次,这中文有错,而且写得太累赘,我为读者重写一下: “我们强烈反对部长以粤语发言,将致函反映关注。马来西亚讲华语运动主席赖志权”。为什么少了第二句?因为错到”医番都嘥药费”。华文教育当然以华语为媒介语,讲华语运动当然也以推广华语为宗旨,但交通部长在粤语电台节目讲粤语,无关教育,又”踩亲边个条尾”了?难道还要顺便谴责粤语电台节目吗?

到讲华语运动的脸书页一看,发现居然还有完整的委员会,看来他们是很认真的。大家针对事件批评就好,不要否定这个组织的努力。推广华语并没有错,可是,把别人违反他们理想的做法都妖魔化,就”踩亲大家条尾”。况且,讲华语也应该使用正确的语言,不是吗?主席的发文实在欠缺说服力。

我曾经也有语言洁癖,后来看了医生,好多了,所谓医生就是现实环境和实用考量。马来西亚本是一个多语的环境,我一天至少讲四种语言--华语、粤语、马来语和英语,并且非常确定没有因此削弱任何一种语言能力。语言的功用在于沟通,我有能力说纯正的英语,但如果嘛嘛档大叔听不懂,又有何用?我自然就转channel讲马来西亚式英语,lu boleh understand gua punya point kan?

多年前一律师朋友跟我说了一个法庭故事,话说一位律师国语不佳,在法庭上用英语发言,被对方律师指责。但法官允许那位律师继续说英语:”如果他要用英语才能伸张正义,又有何不可?“在法庭,应该是正义至上。如果总检察长在法律方面是称职的,他说不说国语不是议题,有些人只是存心捣乱。国语说得很好的贪官污吏、谋杀犯比比皆是。

我支持多说华语,我支持多说国语,但过分执着地“宣教”只会惹人厌烦,最后只有反效果。况且啊,华语你真规范得了吗?用台湾还是大陆的标准?语言是活的,会变。有一天我在校园演讲时变魔术给学生看,结束后一位学生呼朋唤友围着我:“老师,再变一次那个很牛逼的魔术!”

 

2018-07刊於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