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性?这就是人性


州议员黄田志遇交通意外身亡,是一宗慘剧。看遗孀和三名孩子泣不成声的照片,仿佛真的听到他们的悲伤,就算我和议员没有任何关系,心中依然有一丝丝抽痛。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那么,直辖区巫青团前团长拉兹兰居然发文说“少了一个诽谤者马来西亚从此和平”,这样不是太没人性了吗?

我要出卖有一个朋友私密的幻想,他说509前不时会想象出席前首相在大厦天台的派对,侍应生捧餐时不小心滑倒撞到首相夫人,她一个踉跄翻过围栏,眼看就要从百层高楼往下坠。朋友正好站在附近,不假思索一个箭步趋前捉住前首相夫人的手。这时他的手一阵剧痛,出现十道刮痕,原来是被戒指割伤。他还是捉住她的手了,前首相夫人悬在半天。

我不管拉兹兰现在讲什么鸟话,如果他在灾祸现场,能力所及一定会救黄田志。这是本善的人性。那他为什么讲鸟话?你要谴责巫统成员不文明吗?且慢。马华协调员林瑞木家里发生火灾,四亲人罹难,也是惨剧。我居然有朋友留言,大意是说为此人马华服务,乃天谴。这何尝不是鸟话中的鸟话,但我相信如果他在现场,能力所及也一定会伸出援手。这是人性。

那为什么这些人在事后会讲“没人性”的鸟话?别把人性看得太光辉,因为“人以群分”也是人性。如果讲鸟话的鸟人和受害者没有私交,那么对方只不过是敌对阵营的一颗棋子,并没有把对方当人看待,自也一时失去了同理心。

1971 年,史坦佛大学的金巴多教授研究狱卒和囚犯间的冲突,筛选了24人扮演两者。试验翌日囚犯竟然开始搞对抗,狱卒也开始攻击他们,此后还以各种手段折磨囚犯。金巴多的结论说扮演狱卒和囚犯的人都已"内化"了其角色。那监狱明明就是虚构的,狱卒和囚犯明明就是演员,清清白白的上班族在特设的环境和游戏规则底下,完全埋没了本来身份和个性。

假扮狱卒、囚犯尚且入戏太深,何况拉兹兰本来就是巫统领导,于是敌对政党的都变成“不是人”,少一个对手变成值得庆祝的事。如果你彻底把拉兹兰的行为妖魔化,或许你也陷入一样的敌对阵营思维陷阱。

后来我问朋友:“你捉住她了,会把她拉上来吗?”

他说:“当然会!”

我正要称赞他善良,不料他接着说:“拉上来以后,我要亲自踢她下去!”

 

2018.07.24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