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诗歌节 vs 马来西亚诗歌节


日前我受邀到新加坡诗歌节发表主题演讲,谈的是动地吟与海峡两地的华语诗歌朗诵。我说,我感到无比荣幸,真的。邦咯岛诗歌节原来来到第八届了,从来没邀请过我。此活动网上资料贫乏,我还是从新加坡作家蔡志礼教授的文章得知有此诗歌节。另外,乔治市文学节本来也没邀请过马华作家,后来我要自荐才“受邀”。新加坡看到我、邀请我,我怎不感万分荣幸?

我在演讲中大略介绍两地诗歌朗诵概况,不是本文重点,重点是诗歌节带给我的感动和启发。开幕礼上,印度诗人以淡米尔语朗诵诗歌,竟以华乐伴奏,这样的跨界合作还算是跨界吗?如果在一个本就是各族文化并存的国度,这或许就只是自然发生的组合而已。诗歌节四语诗歌并重,各族诗人都出席交流,没有谁被忽略,最让我动容的是特设移工诗人环节。年前新加坡曾办移工诗文创作比赛,已是第二届,不只让国人通过作品看到移工心声,我相信移工也会因此在异乡觅得一阵温暖。

我倒在自己地头觉得很不温暖。官办的邦咯岛诗歌节号称吸引来200位诗人,来自20几个国家,然无视大半马华诗人(还是有人出席的,比如王涛,但我实在找不到其他记录)。此时此刻我的国家还正在争议承认不承认统考,以及语言尊卑问题。我在新加坡诗歌节感受到的互相尊重,在自己的国家看不到。当然,我不会天真得以一次诗歌节判断新加坡,国情不同,新加坡各语文的生存空间都在强势英文下有所局限,但官方公平对待和资助各方,还是惹人艳羡。

我国政府多有不足,但不要都怪政府。其实许多活动由政府主催,但执行统筹的是民间团体。乔治市文学节主办方之前有接触过马华作家,但没有回覆,一而再再而三,既然马华作家冷感,主办方也就懒理了。为什么没有回覆?大概觉得以英语为主要媒介语的活动事不关己。这些是我后来直接联络主办方得知的隐情,邦咯岛诗歌节可能也面对一样的情况,这很难说,因为我还没有联络过主办单位。为什么这样的联络工作由我在做?这是我的责任吗?我只是出于关心,能出力就出力。我们不能一面躲在角落,一面控诉没人看见自己。

山不过来,我过去。乔治市文学节对马华作家无任欢迎,自三年前第一次接触成功以后,每一届都有马华作家受邀参与。让我去找出邦咯岛诗歌节的负责人,接洽以后马华诗人受邀应该也会变成常态。对于中文教育、统考的态度也一样,别人不了解我们,我们继续用中文在自家圈子里控诉是没有用的,要把手伸出去交朋友,终会有转机的。

2018.07.31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