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虾和希盟百日新政

on

希盟执政百日,未能兑现全部大选承诺。朋友肥虾说:“投错票,信错人啊!”我看着肥虾把一大块沾满咖喱汁的Roti Canai塞入嘴巴,问他体重多少了?

“差不多一百啦,你问这个干嘛?”

我说:“记得三年前你的减肥宣言吗?每年说一次,一千个日子过去了,你还是一样。”

“哎呀那是另一回事!”

“你投错票给自己,信错你自己咯!”肥虾看着剩下的半个煎饼,一时不知吃不吃好。

常人害怕改变,从国阵掌权长达六十年便可见一斑。就算决定改变,过程还是艰难的。肥虾只不过要甩掉他个人腰间的肥油,已经那么难为了,试想假设肥虾要领导一百甚至一百万个肥虾改变,这要有多强的毅力?就算他说他要在一百天里头做到,我也会在心里为他留些余地,只要我在这百日内看到其决心和进度就好。

首相马哈迪说在制定竞选宣言时并未料想真能执政,我在509前也觉得某些承诺“有意无意”吹过了头。比方说怎么能在废除消费税、政府收入锐减之同时,又应付废止大道收费站的赔偿呢?还有一些承诺过分乐观,比如承认统考。原以为掌权了颁布一下政令就搞定,没料到马来社群反弹剧烈,最后教长马智礼说要“五年”从长计议。这说词不是和前朝很像吗?难怪肥虾觉得被骗而生气。

但你至少真看到消费税没了,前首相纳吉就1MDB案被控上庭,其他承诺诸如重新检讨大型计划、家庭主妇公积金等,都按部就班在进行。首相说60项承诺做到了21项,比之过去的Janji ditepati还有一里路,难道不算是进步吗?

肥虾会失望,是因为抱太大希望。过去压抑太久,经过万难以后才变天,总会以为一切都会突然好起来。但投票不是买彩票,不是今天买后天就开彩,才过了一百天就要论断,未免太急。又拿统考来说,不解决马来社群关注的国文地位和团结问题,并非久远之计(尽管我还是认为教长说的“五年”太国阵、太张盛闻)。

难道说现在不该批判希盟政府吗?不,要批判的。就好像我现在不提醒肥虾超重,他会无限拖延减肥计划。如果到肥虾减肥成功,希盟也还没完全兑现承诺,那么肥虾就有更充足的理由说失望。

肥虾把半块煎饼推给我:“好啦,不吃那么多了。”然后点起一根烟。

“你五年前说好的戒烟呢?”我继续调侃肥虾。

“你不要这么反对党,好不好?”

2018.08.21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