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马做超跑


不久前因为首相马哈迪说要再造国产车,我写了一篇《别只做国产车,做超跑》,大意是说像肯尼迪领导美国登陆月球那样,把梦做得更大一点,才能激发全民奋斗,带动商业和科技。但最近坐了两款Perodua,梦就碎了。

Grab司机开了一辆Bezza载我,过收费站用Touch N Go付费时,不是开窗,而是开门。啊多么熟悉的场景!当年我开Wira,看着电动窗慢慢老死,先是越来越慢,后来变半自动,卡着时要用手按着窗往上推,最后电窗全面罢工。不过,这不是Proton的老毛病吗?怎么传染给Perodua了?如果马来西亚做超跑,还有什么病会传染?

这辆超跑,如果延续国产车把Lancer山寨成Saga、Accord变Perdana、Passo变MyVi的传统,估计也将会山寨日本超跑。日本二战后苦不堪言,和马来西亚在同一个时间的起跑点上,走过70年,他们的超跑已有Nissan GTR、Acura NSX,Lexus LFA,我们还在山寨,甚至卖给山寨之王的中国。就选GTR吧!本地名字可能就叫Hang Tuah。这可不是我乱掰的,话说多年前我去看本地车展,Proton把几辆Lotus换上Hang Tuah、Kasturi的牌子,就当作概念车,这么没有概念的做法很可能延伸到今天。

我兴奋地以不到GTR一半的价钱买一辆Hang Tuah回去以后,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拆掉Hang Tuah的牌子,换 GTR。我问中国的媒体朋友,为什么中国那么富强,却没有超跑?他说市场撑不起,因为就算有中国超跑,富人还是会首选法拉利。这点马来西亚比中国强,我们没那么多富人,一定被逼选Hang Tuah,市场撑得住山寨超跑。

Nissan当然不会给我们最新科技,为了节省成本,以及欺负本地普罗消费者别无选择,引擎大概会是Campro,最多加Turbo,马力刚好多过Perdana一点点,超车时留一点点面子就够。所以第二件事要做的就是调教ECU加大马力,换排气管,多挤出一些马力,而且让它有多吵就多吵,不够快也至少够吓人。

我说坐了两款Perodua,另一辆是旧款MyVi,马来西亚最受欢迎的入门车。MyVi无疑是称职的小车,但此外真的乏善可陈,操控尤其无感。如果这是国人的第一选择,不敢想象Proton有多差。这样的操控会不会也传染给我的Hang Tuah?用三、四流的suspension敷衍顾客?第三件要做的事,便是连suspension也改装。可是不管我怎么改、怎样假扮GTR,一过toll底细就被揭穿了 — 我得要开门才能付钱,因为车窗又开不到!

其实Hang Tuah本来不会那么差,它中的传染病叫做贪懒症。你想,为什么电窗的供应商能长期供应劣质零件?采购部为什么可以闭一只眼?这是贪症。反正产品多烂,顾客还是必须买,因为在国家机器的保护伞下,那个市场区块几乎完全没有竞争,何必做得更好?这就养成懒症了。

我本来心里很希望马来西亚有自家生产的车,这何尝不是一种骄傲呢?听说马哈迪也是爱车之人,难怪有此情结。可是啊,不先治好贪懒症,国产车肯定还是会变成破产车的。

2018.08刊于Top Gear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Add yours

  1. skwong94说道:

    不必担心proton的操控,讲操控他是比p2好很多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