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卖猪仔 — 那些可耻的前朝罪孽


想象有一天客人来访你家,他说:“听说你家装修得很辉煌,但拜访一下还真难!”

怎么难?“大闸有狗狂吠,我得喂它整包狗粮,才敢确定它不咬我。到了门口,你家佣人要收入门费一千。“

你大吃一惊,还未回神客人忽开始帮你扫地,你问:“你干嘛?”

“我还得付探访费每小时五百,我没那么多钱,只好帮你扫地,待会请付我六百块!”

关键是,你自己没养狗,不知何时聘了什么佣人,更不曾指示收取离谱的探访金,所有收费也不曾进入你的口袋。难怪最近朋友越来越少,家运越来越糟。你一方面觉得羞耻,佣人在自己眼皮子下欺负客人,自己居然一无所知;另一方面,是恼怒。这就是和孟加拉客工拉比聊天后的感觉,当时我和朋友在一小酒吧聚会,拉比是店长。

拉比二十出头,和许多同胞一样觉得家乡生活艰难,听说在马来西亚能有更好的发展,遂想来马求学、工作。中介说只要六千就能获得学士学位,好像不错,但对大多孟加拉人来说这也是大数目,许多同胞是家里变卖财产才能支持一人出国。来马以后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六千只能换来毕业文凭(diploma),要得到学位证书还要多付四千,另加考试费等杂费。更让我们膛目结舌的是一年八千的签证费,叫穷学生怎么过日子呢!

“如果你不相信我,请随便去哪一家学院,你看到愁眉苦脸的孟加拉学生,去问问就知道了。如果你给他工作,他还会抱着你的腿哭!”

困局中的大学野鸡学店并非马来西亚独有的弊端,要知详情可参阅大将出版的《困局中的大学》,暂且不谈。负责处理签证的公司是独家垄断的,显然是朋党瓜分利益的手法,这些钱肯定不会全数回流政府。富人从穷人饭碗里抢吃,此行为之卑劣,天良丧尽。有议员说不要把焦点放在前朝政府的错误,那真是废话,劣行若不加以谴责和修正,便造就一代人对马来西亚贪婪的坏印象。尼泊尔已经中止输出劳力到我国了,理由正是因为这些独家垄断的中介。这一刻孟加拉和尼泊尔或处于弱势,但风水轮流转啊!不要以为外劳的事不关你的事,我们种下的恶因,终究会带来苦果。

我们问拉比他怎么付还那些费用,他说:“我的老板很好,帮我还了,还申请到工作准证。我的其他朋友就没那么幸运,有的逃到其他城市躲起来,变非法劳工;有的,一无所有地回去家乡。”

首相马哈迪说已取消输入各国劳工的专属代理,以后集中用单一机制处理,无论哪一国的劳工都一视同仁。我的朋友对拉比说:“真不好意思,我们的国家这么对你。不过,我们已经换政府了,你知道这事吗?”

拉比摊开双手,一副“又能如何”的无奈。

2018.08.28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