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打女同性恋者,对吗?


丁州宗教法庭判两位女同有罪,罚款兼鞭打。国内反对声浪此起彼落,无论是政治人物凯里、安华,或是诗人作家希纳巴哈鲁丁、伯尼斯乔莉,都质疑这样的惩罚,甚至觉得国家在开倒车。我反不觉得国家在开倒车,而是一直都在原地。希盟政府说这是地方回教法庭的决定,不是联邦政府的事情,可是最近不是在乔治市影展刻意撤了性别平权分子妮莎雅优和冯启德的照片吗?

连马来回教徒也声讨,我倒觉得是人民进步了。我对宗教和人权有一套自己的价值观,人家关起门来谁爱谁,关你屁事?童婚没问题,女同性恋有问题,他才有问题。可是,我不想批评,为什么呢?因为我不肯定自己是完全正确的。某些伊斯兰社群有他们自己一套教条和价值观,和我的成长过程和生活环境显然有区别,我这么个“外人”,无论说什么都是片面的看法。

今年二月,法国《好声音》人美歌甜的大热歌手马奈依恬森被迫退赛,起因呢?是因为她的头巾。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法国小镇克里尔的一家中学,三位穆斯林女学生被开除,原因是不肯脱下头巾。尽管国务院后来判定头巾并不违反世俗主义,但和头巾相关的争议不断,甚至在2010年还通过法律禁止在公开场合穿戴掩脸的头巾。背后的理由虽说是这东西象征男权压制女性,但更可能是因为法国人抗拒回教。后来,有一段时间连穆斯林泳衣也禁止。

法国人用他们女权那一套去诠释穆斯林女人戴头巾,但这可是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啊!这样剥夺他人实践宗教信仰的自由,对吗?马奈的头巾挑起法国网民针对回教的那根筋,疯狂搜索马奈的脸书历史,把所有缺失都放大加以渲染,马奈也只有黯然退赛。我想对法国人说啊,人家要戴头巾,关你屁事?

就像人家关起门来谁爱谁,关你屁事?在法国,穆斯林是弱势,在马来西亚则相反。强势者的价值观已不只是价值观,还变成法律。在那边,遵从回教教条要受罚,这边则相反,两个违反回教价值观和法律的女人受到惩处。什么才算“对”?一言难尽。而且,我们这些外人无论说什么,都势将淹没在宏亮的诵经声中。

2018.09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