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来水到底能不能喝?


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说了件“振聋发聩”的事,全国自来水皆可安全饮用,他自己就是直接饮用自来水的,国家水务委员会也支持部长的说法。从小我就听外婆说,自来水不能喝,每天早上会把一壶水煮沸,供全家使用。想不到希盟政府执政不足半年,连水也变干净了?
这事情如果属实,你知道最受震撼的是谁吗?当然是过滤器、水机商老板。往日水机未普及前,外婆会用布包着水龙头当作过滤,不久后会看到布上满是泥垢,我们要如何相信这水能喝呢?过滤器、水机进入市场,自然大受欢迎,品牌众多,各出奇谋标新立异,有的还吹嘘没有科学根据的能量,后来还被香港有线电视拆穿。不管它是否真有效过滤水源,但它肯定过滤掉了我们的恐惧。
我在美国求学、到日本旅游时,让我最羡慕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清洁、可直接饮用的自来水。如果我们也有,就免了早晨煮开水的麻烦,也不用花钱添置过滤器。听说我们的水管太多太旧,要尽数翻新工程浩大,几不可能。副卫长李文材后来补充几句比较“中肯”的话,说我们的水源处理厂生产的水质当然达标,可安全饮用,但通过那些老旧水管输送出去后,难保途中没有沾染细菌的可能,也不知道用户自家的水管和储水槽是否符合卫生标准,所以啊,他认为自来水还是煮沸才喝。你相信赛维尔还是李文材?
我相信我外婆,所以水机老板们一点也不必担心生意受挫。就算赛维尔、李文材、马哈迪以至整个内阁众口一词,我还是相信我外婆。就算他们一起表演喝自来水,也大概会选在安全的布城,不会在金马仑的山区小村,所以我还是相信我外婆。这一口自来水,喝的不只是H2O,还有对国家基本设施的信心。我们对政府效率的信心就像那些长埋地下的水管,可能有的已漏水六十年了也没人知道无法维修,要翻新绝不是一朝半日的事。
我多希望自己能相信部长,这样就不需要再每年向水机商缴付“食水税”,但部长实在过滤不掉我对脏水的恐惧。在我们这个还算先进的国家,无法尽信自来水是一种悲哀,就像雨水多到酿成水灾了,却还要制水那样。

2018.10.23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