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烟酒烟酒”一下


政府有一类措施,是“无法”批评,甚至是“不容”批评的,那就是禁烟、调高烟酒税。抽烟有害健康,二手烟难闻的气味也干扰旁人。卫生部宣布明年起连咖啡店也要禁烟,有什么理由反对呢?一家大小去咖啡店用餐,谁想看到邻座的客人在孩子附近抽烟?偏偏真有人反对,比如诗巫咖啡酒餐工会主席唐荣国,他从咖啡店业者的角度来看,这措施会影响咖啡店卖香烟的收入;从烟民的角度来看,这破坏了他们的“乐趣”和“权益”。要鼓励戒烟,不如多办醒觉运动?

我常喝酒,不时抽烟,这种“乐趣”的代价是花钱损健康。我认同每个人有选择的权益,但酒乃穿肠之物,烟更不用说,两者不碰只有对自己更好。既然我控制不好自己,政府来帮忙一下何妨?香烟难戒,不过我读过一项研究报告,让全民抽烟率降低的绝对不是什么醒觉宣传,不是禁烟法令,也不是什么戒烟妙法--而是香烟涨价。

在印尼香烟很便宜,它是东南亚抽烟最多的国家,全球排第三,仅次于中国和俄罗斯。连小童也吞云吐雾,肺癌问题异常严重也是意料中事。烟民是很难教育的,他们不是不知道害处,办醒觉宣传就像我们大道上不知花多少钱做的LCD告示板,只用来提醒我减速和绑安全带,难道我不知道吗?需要你花几百万来提醒我吗?能让我减速的只有警察和AES,想到要缴付罚款就快不起来。同样的道理,政府不必花钱教育烟民,反而是要从他们的口袋掏钱,才会让他们“痛定思痛”。政府不是不让我抽烟,只是让我买下一包时多思虑一下究竟值不值得。戒烟最有效的情况,就是没余钱买。

酒也一样,贵了就喝少一点。把可买酒的年龄从18提高到21岁,其实没多大影响,因为这年龄层消费能力本就不高,影响的是原来的酒客。少喝酒,一点坏处都没有,肝健康一点,酒驾问题减少一点,意外冤死的人少一点,警察也少一些受贿的理由和诱惑。如此整个社会都健康一点,这种“乐趣”和“权益”牺牲一些又何妨?

至于那些坚持维持原有烟酒习惯的人们,我们应该向他们敬礼,因为他们在救国。政府缺钱,国债上兆,烟民抽烟、酒客喝酒就像在捐助希望基金,贡献的税收可用在其他惠民的措施。

2018.10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