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财政预算案


过去每次的财政预算案,常常看到媒体用上”派糖果”一词,总让人期待有什么举措是让人民(我)直接受惠的。然而希盟历史性的第一个财政预算案,好像没谁提起糖果了。我们一再被提醒国债一兆,全民应共赴时艰。不只没糖果给我,好像还要从我口袋里挖走巧克力。
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说希盟预算案“模仿”国阵的,细节未言明,那是信口开河。首相马哈迪否认了,我也觉得新预算案很有“创意”。希盟政府要稳定财务状况,不似国阵大选派糖果捞选票,不可能尽抄以前的做法,开源节流应是主轴。增加烟酒、赌博这种罪恶税最是无可厚非,以后我买香烟更贵,非戒烟不可了,以后文友聚会也要改喝茶。赌博执照居然自2005年起就不曾增加,如今“小增”三千万,不就当作赌仔间接回馈社会咯。
此外,糖饮税也叫我刮目相看。以前我在美国很喜欢喝可乐,回到马来西亚就不喜欢了,甜得要命,怎会这样?我的顾问老师告诉我,可乐的秘方全球统一,唯一可根据地方口味调整的就只有糖分。这个嗜甜如命、随时都需要交代“kurang manis”的国家啊!这么做国人或许就少喝些糖,对健康好,但如果糖饮因而销量减少,税收也不会增加,也许有时征税未必真的为钱。
离境税也有意思,小收四十,反正我都得出国了,这个数目肯定对我不痛不痒,但对国库来说必能积少成多。产业盈利税倒让我痛了一下,以前持五年后卖出的产业免税,现在要出血。但反正我已经有盈利了,分少少给阿公又如何?说到产业,产业众筹帮助首购房屋者也是创举,我觉得非常聪明,本来无力购屋者现可依靠群众资金,本来无力投资房产者也可参与投资,可能整个产业界就活络起来。但概念太新,成败难料,取决于平台是否实践得完善。
好康不是没有,首次拨款独中让华教工作者精神为之一振,1200万不算多,但意义深远,表示新政府承认独中教育也在为国家作育英才。至于以后能否承认统考,那是制度上的另一挑战。其他好康都不是给我的,援助金给低收入人士,汽油津贴给1500cc以下的车子。显然预算案适当地让高收入者多付一点,烟民酒民糖民如不改变生活习惯也多承担些代价,以帮助更有需要的人。
我觉得财政预算案十分务实,新政府包括我们的“马来西亚人”财长应记一功。没糖吃其实我没有失望,现在没糖吃不要紧,先束紧腰带把国家的健康养好了,经济好起来以后不愁没甜品。

2018.11.11刊于南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