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让孩子免遭性侵?


什么样的人会性侵九个月大的女童,甚至把她害死?一个吸食冰毒的人,啊不,人渣。最近性侵丑闻接二连三,团康导师涉嫌侵犯学员、前部长涉嫌骚扰少年、北海校长涉嫌鸡奸学生、古晋警察涉嫌强暴少女。冰毒会影响大脑正常操作,使人性欲高涨,在极度亢奋下干出兽行。可是,其他案子里的嫌犯都没受药物影响,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或许有人认为,若罪成判以重刑便是了,人渣的思维还值得探讨吗? 我关心的并不只是人渣用上半身还是下半身思考,而是希望多知道一些人渣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或可帮助孩子远离伤害。叫我纳闷的是,刑罚似乎并不足以制止性犯罪。嫌犯并非无知,应该十分清楚万一东窗事发,要面对的不只是监禁和鞭刑,还有社会对性侵罪犯的标签,那可是万劫不复的。想象一下,假设一位教育工作者辛勤十年终成为备受敬重的校长,却因性侵而一夜间身败名裂,这条数无论怎么算也不值得,那他们为什么还做呢? 嫌犯没有吸毒,驱使他们犯罪的是最原始的性欲,扭曲的性欲。那是十分强大的冲动,控制不当的话和冰毒一样危险。欲望滋生时,嫌犯不会去想刑罚,只想得到满足。然而他们并非全无理智,这些案子有一个共通点,嫌犯都在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威逼弱者就范--导师对学生、警察对人民,而且往往不只行凶一次。 一时冲动而犯错是一回事,经过谋算的犯罪又更不可原谅,就如谋杀和误杀的区别。最近落网的恋童嫌疑犯,借慈善活动亲近未成年少女,然后逐步诱导取得信任、引发对性的好奇,时机成熟便下手。团康导师案的做法也是一样的,都是有意图、有计划地“培养”猎物,其心可诛。 嫌犯享受的不只是肉体上的满足,还有控制欲。他们算计好弱者难以反击,自己可以逍遥法外。很可怕的是,往往果真如此,弱势受害者一来不知所措,二来不相信自己可对付高高在上的嫌犯,任冤屈不了了之。我有一朋友少时被补习老师骚扰,当时他也算是个聪明强悍的家伙了,可是在他及时逃走后也不曾揭发对方,只对家人说从此不要补习。 恶行都在暗处发生,防不胜防,家长是无法随时拯救孩子的,怎么办呢?我希望孩子能自救。我尝试教他们尊重权威,但不要盲目服从。我告诉他们这些新闻,禽兽和恶魔无处不在,就算亲近的大人也可能是坏人。自己不要容许任何人侵犯,勇于逃走、大胆揭发。父母要关注孩子行为上的变化,比方说为什么突然拒绝补习了?父母应该信任孩子,孩子也一定要相信父母会把坏人剁成肉泥,而且先从脚趾手指剁起。 这就是为什么我反对全面废除死刑,杀婴如果属实,这样的人渣难道不该剁成肉泥吗?还有什么惩罚能平受害者父母心头之恨!至于对付其他犯人,我希望鞭刑改一改,由受害者父母亲自下手。 2018.11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