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欠债还钱”!


我正在筹划示威,到银行门口抗议每月要还房贷车贷。经济不景气,收入不够,还要还钱?这不是太没天理了吗?有谁要加入我从八打灵游行到吉隆坡?没有吗?为什么?因为我很无稽?

马来西亚伊斯兰学生组织联盟的主席法祖丁就真的率领15人,从马大步行两小时走到国会大厦,抗议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规定以扣薪摊还高等教育基金(PTPTN)贷款。他说月薪1000者,在城中生活本就困难,还要扣2%还钱,那是雪上加霜。这“霜”有多少,我帮法祖丁算一下,他可能不是数学系的,就是RM20,大约等于两餐麦当劳,又或三餐嘛嘛档。用这微小的代价,略尽还债的责任,好像也不算太过分?

况且,就算是大学刚毕业的新鲜人,起薪少说也有两千,那是全C毕业的程度了,成绩像样点的薪金应该更高。他抗议也并非全无理由,怪就怪希盟竞选时承诺收入4千以下者可暂缓还钱。可是啊,暂缓是人情,还钱是道理。政府目前的财务状况太糟糕,真的做不到,连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也公开道歉了,债主向债仔道歉,债仔还不知好歹,只能说恬不知耻。

我和著名谐星哈里斯.依斯干达聊天,谈到对00前后出世的年轻人,亦称作Y时代。换作老一辈,表现不会如此激进,也许因为多少吃过些苦头,会考虑到较为长远的大局,政府逼不得已,不是为食言而食言。但许多Y时代年轻人思想很单向,不是0就是1,既然你答应了我暂免还钱,食言就是不对,其他的我不管。还有什么东西的内容只有0和1的?是电脑。Y时代出生在极为方便的网路世代,任何答案皆弹指可得,但久而久之也剥削深思的能力,还有耐性。

撇开野鸡学院捞取高等教育基金的弊端不谈,这样的贷款的确帮助过无数贫寒学子,让他们得以深造就业。不只利息奇低,早还钱还曾有折扣。若说有谁需要学会“感恩”,就是像法祖丁这样的学生,以及那些随他步行9公里的同学。所幸这样的学生只有15人,希望只是极少数。

要搞绰头,连半个马拉松的距离都没走到。作为老板,我是绝对不会聘用法祖丁的。除非我真的要组织到银行门口示威,抗议“欠债还钱”,那大概只有他才有这样的厚颜。

 

2018.11.20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