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我的创作歌手脸友布莱恩.歌美士,专写反映社会民情的歌曲。最近他说出了我的想法:有没有这样的人,在沙亚南开车找Lorong 2B,看到了Lorong 2B的路牌,然后想:这路牌说什么呢?啊是中文的就好了!

布莱恩是印度人,要这么说没问题;我是华人,对此议题出言不慎就会惹来网路暴民轰炸,大概又是什么“汉奸”、“走狗”、“卖华”的,了无新意。要骂的请骂,但我写文章的目的是希望你骂完以后,能检视自己的情绪。你的情绪,其实我也有。以前听到路牌多加中文,心里会高兴,好像华文以至华人的地位突然升格了、被认同了;而路牌去掉中文,又仿佛遭降级,犹如多年努力付诸流水,甚不是滋味。说到底,华人始终欠缺安全感,不断需要看到各类大小动作来肯定自己在这片土地的地位。如果你能客观,就会发现:

中文路牌对我国国民而言,是没有用的,是多余的。

路牌只有一个功能:清楚地标示路名。国民都受过中小学教育,马来文只要有小学程度,就必能看得懂马来文路牌。Jalan Alor在你我口中,始终都是Jalan Alor,从来不是”亚罗路“。多加中文,反而让原本简单明了的路牌复杂了。路牌不同于飞机场的告示,最初因没有中文而受抨击,是因为忽略了中国游客;而且中文在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主要语文,不可能没有能力准备中文告示。近日沙巴亚庇市也宣布将在市区设立中文路牌,方便日益增加的中国游客。副首长兼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拿督赵占山巴贡说,不认为路牌增加了中文就会影响马来文地位 — 同理,就算增加了中文,也没有提升华人地位,我们在什么位子,依旧在那个位子。

如果要为了照顾华人感受而增加中文,那么要不要照顾布莱恩的感受再加淡米尔文?路牌上密密麻麻的一堆字,司机匆匆过路时怎么辨认?路牌的实用性最重要,华人不是最讲究实际的吗?不如真金白银给华校拨款,那就实际了,才真叫我感受良好。苏丹谕令要在他生日前换掉所有中文路牌,必须遵从。到哪一天中国游客多到像亚庇那样,可能又得增加中文了咯!

 

2018.11刊于透视大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