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智礼你做么酱?


有的人一开始对教长马智礼充满期待,他外表看来有智有礼,我有朋友在他当教长前就认识他了,十分欣赏他的谦恭。马智礼有博士学位,能操多语,大概是近十年来最像教长的教长,你记得我们上一任教长是谁吗?我完全没印象。不过对一些华人来说他的资历还不是最吸引的,当初我也曾经窃想教长母亲是客家人,有华人血统,大概不会对中文教育太冷漠、甚至有敌意吧?啊承认统考有望!
马教长上任不过七个多月,就闹出多件惹人诟病的事,让许多人失望,而且不只是华人失望。先是黑鞋事件,反对党趁机批评他只顾鸡毛蒜皮;然后拖延考虑承认统考,叫华社觉得希盟出尔反尔;受委国际回教大学理事会主席,被责侵犯学术独立; 规定反对党议员进入校园必须申请,显然不公平;下来就是最近的泳池事件了,要私人界如酒店借出泳池,惹业者反弹。他是不是最无能的教长?未必。
一般人就爱把坏事放大,乃人之常情。遇到自己不认同的事,未知始末便先骂两句,渲泄不满的情绪。林吉祥在他的文章中说,教长在两小时的访谈中绝大部分时间在谈教育改革,如快乐教学、减轻书包、区分教学和行政工作以减轻老师负担、提升教育品质等等,谈鞋子不过一分钟,然而民众炒作的却唯有这一分钟的鞋子议题。他还劝教长不要再为鞋子事件多加解释,以免越描越“黑”。
无法承认统考,我之前已经谈过,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大学主席的位子他说是受命于彭亨苏丹,不能肆意请辞,后来还是安排了本月杪辞职。限制反对党议员入校园的争议,他也澄清非针对反对党而已,而且乃旧政策,也将于修正。至于泳池,也没有强行征用私人界设备,希望孩子能学会游泳是好事,实际办法没想清楚就说话,难免惹骂了。
细想一下,教长并非全无见地,比如废除小学一至三年级考试,甚受认同。我倒觉得,惹骂未必是坏事。回忆一下,我好像没有泛起过骂前教长、前前教长、前前前教长的冲动,为什么呢?因为我不记得他们做过什么值得注意的。从精明学校演变到“青蛙”电脑教育系统,究竟有何建树?为什么老师常常对我抱怨一大堆资料输入工作?那些常态始终未变,我们不是一直在控诉对目前的教育体系没有信心吗?有选择就不希望孩子进国小国中吗?多做多错,不做不错,可是不做也不会发生什么改变。改变需要意愿、需要行动,过程中就是可能屡屡犯错的。我看到的是马教长不只一直在尝试,而且一直在因应民间回馈而调整。
我宁可要一个有想法、敢于犯错、勇于修正自己的教长,总好过一直重复旧做法的。若过程中我们有不满意之处,发声便是 — 教育改革岂是教长一个人的事呢?
2018.11.25刊于南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