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庙还是拆祠堂


无意间经过事件中的兴都庙,在外驻守的警车是少见的鲜红,像日前焚车的火,还是殴斗流过的血?

最近常在著名谐星哈里斯依斯干达的The Joke Factory出没,那是一家脱口秀俱乐部,因此认识了好几位印度谐星,如Prakash、Keren等。他们的表演内容总离不开对身份的自嘲,比方说Keren问为什么购物中心在11月就开始为圣诞布置了,却没谁理会屠妖节?笑话之所以好笑,往往是因为直言真相。印度人作为”三大“民族中的少数,生活在”土著优先“的国家,难免会觉得被政府、社会边缘化。有谁还敢来侵犯其文化、宗教的堡垒,比如兴都庙吧,那就非反抗不可,2007年兴权运动的起因也是拆庙。

发展商律师雇流氓滋事逼迁,我还以为那是连续剧的老桥段,想不到会在现实中“发生”。但那是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说的,One City的代表律师哈尼夫澄清说被捕者并非执业律师。One City当然也要站出来澄清并非幕后黑手。那么闯入庙里闹事的马来私会党员怎么来的?谁付钱给他们闹事?谁能得益最多嫌疑就最大,迟早水落石出。

在我国发生任何暴乱,官方第一时间必须澄清并非种族冲突,那是513的阴影使然。这阴影大得很,连马来青年涉嫌偷华人商店的手机,这样对错分明的事情,也会引发骚乱,还有人因而多设一家只限土著商贩的数位商场。希盟政府后续还想做些友善的事,比如传闻雪州政府可能征回土地供兴都庙使用,唯后来澄清不可用纳税人的钱开此先例。那么。接下来能做的事除了查出真相,还有让地主和兴都庙协商–虽然我想象不到能谈出什么结果,因为土地纠纷不是现在才发生的,2000年以前就有了,搞了20年还没有解决的事,现在能怎样?

其实连这兴都庙是怎么来的,我也弄不清楚。保庙派说该庙有147年历史,但是兴都庙委员会主席茄拉巴嘉里木都说,其实是在1974年建的。又有1993年的法庭文件说该庙自1891年就在那里了,如果属实就是127年。为什么庙会坐落在发展商地呢?这就更难考究了。

华人似乎没对此事太关注,仿佛这只是印度人的事。我联想起有超过百年历史的柔佛古庙,1991年杪遭新山土地局强拆山门,下令的是当年的州务大臣慕尤丁。我们的人口比印度人多,也还是少数。或许多互相关心、互相支持,彼此都会站得更稳。今天我们袖手看别人的庙被拆,自己的祠堂遭殃时也不会有人理会。

我也来学谐星讲笑话:你从来不会听说回教堂会面对这样的威胁,为什么呢?噢不是因为施政不公,是因为印度、华人的神太多,难免有时候会挡到发展的巨轮,只好请他们让路一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