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吵架


新加坡抗议我们扩大柔佛新山港口的界限,说侵犯他们的海域,日前也扩大新加坡港口的界限。后来我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要分阶段收回柔南领空的管理权。领空领海这样的国家大事我觉得好难懂,但想到我妈和邻居的关系又豁然开朗。

我妈不喜欢邻居的车停在我家门口旁,虽没有挡道,只是吃过来一点点,但就是让人不爽。有时会趁车子驶开,摆个花盆在那个位子,又吃邻居的位子一点点。住得太靠近,摩擦难免,马新关系也一样,高铁弯桥食水争吵不断。大家长马哈迪说得明白不过:测量一下不就清楚了?到最后还有国际法庭,当年白礁岛不就这样确认划入新加坡版图。

至于柔南领空,1974年马新签署过同意书由新加坡管理。新加坡交通部的说法是,帮你管理不代表侵犯领空权,是为了安全和效率,跨国管理领空很平常,比如马来西亚也在管理汶莱的。我国交通部不满的是,在新加坡明年启用的仪表降陆系统(ILS)升降程序中,飞机要飞过巴西古当,以致当地不能建高楼,限制发展。

(新加坡反应:喂ILS我一年前就跟你讲了的喔,讲了几次你都没有回应,现在你说不爽?我的反应会是:你第一天跟马来西亚政府打交道啊?)

有的道理还是很简单清晰,柔南领空是马来西亚的,为什么不能由马来西亚人来管?我要几时不爽就不爽,道理始终在我这边。自己掌握领空管理权,对效率和保安都有好处,我的飞机师朋友说,万一我们不确定飞机行踪,不必打电话问新加坡;新加坡的每个机场,飞机起飞两分钟几乎就得经过马来西亚领空。2011年时国会提过,新加坡战机三年来侵入我们领空2500次。我不会开战机,以前玩游戏时知道战机很快,一不小心就越界。但像邻居的车和我妈的花盆,也不是什么恶意。

为什么新加坡这么看不开呢? 别看它土地小,所管理的领空包括大片南中国海。原来提供航空交通管理,是有收入的,透过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付给,现在这收入没有进入马来西亚的口袋。

新加坡媒体质疑我们没有能力管理领空,那是非常傲慢的。不过,我们的确需要准备雷达等相关器材和人员,都要花大钱,2023年期限应该很实际,希望政府是真心诚意要做,不要又让朋党谋利罢了。

新国评论有一种说法,如前新国外交官比拉哈利.高斯干说,希盟政府其实是在没事找事,把新加坡当沙包,用来转移人民视线,掩饰内部的诸多问题。我想,新加坡如常自视太高–沙包通常很大个的。我们只是想做对自己国家有利的事。

2018.12.09刊于南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