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在北韩


一觉醒来
头发竟整齐伏贴
昨夜是谁用主义的发胶
在睡眠中
一根一根
重新定型
早餐如常面包鸡蛋
而妻 她我不认得
是换了灵魂还是换了躯壳?
只有发型还是一样的
明明资本的洗发液悄悄洗过
自由的风筒偷偷吹过

想起入夜前军靴在门前踏踏地巡逻
枪口悠闲地环顾长街每一扇窗
帘子垂下黑色的沉默
这里的窗都不许关闭
方便探子在停电的寒夜
潜入搜罗走私入境的新闻
以灭音枪为所有高于体温的梦境消音
单一衣柜的服色 平均钱包的币值
并把头发梳理成
唯一政治正确的发型

妻和我如常出门
天空是巨大的布幕
太阳画成主席亲切的笑容
每朵云都镶上再循环的口号
每滴雨都过滤成无菌的死水
我们走入工厂滚成齿轮
扎扎推动国家在原地回转
窗外偶尔有过境的候鸟
来不及鸣叫便被轰毙
回程中她捡起掉落的羽毛
不经意闻到走漏的风声
远方难道有梦?
头发忽然吹乱了一根
再一根
那晚 她毅然剃头

一觉醒来 头发依然整齐伏贴
早餐如常面包鸡蛋
而妻她
我不认得
一样的只有发型
我不禁怀疑
自己从来不曾睡醒

2019.11刊于蕉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