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处不谷歌


你觉得如今对你生活影响最大的个人或团体,是哪些?父母吗?孩子大多都不理会父母的话;学校吗?离开后什么都还给老师了;政府吗?不高兴可以换掉;肯定不是哪个伟大作家,因为大多数人都不阅读,作家的万言巨著还比不上脸书朋友的两句留言。所以说,朋友的影响力最大了? — 可是,是谁决定你看到哪些留言?是脸书,你每天都在看的脸书。所以脸书影响最大了,是吗?

可是你不刷脸书的时候更多,这些时候不管你在看什么资讯,都有另一家公司”可能在关注“着,那就是谷歌。若没有好的搜寻引擎,偌大的网路将变得无用,谷歌是目前最完善的搜寻引擎,你非常依赖,也就是说它掌握了你在社媒以外看到的所有讯息。12月中旬谷歌首席执行员桑达尔皮猜出席美国众议院听证会,议员质询他关于隐私方面的课题以及谷歌是否歧视保守派。平常这类新闻普通用户如我甚少关心,但听证过程中爆出趣事,议员问:为什么搜寻”白痴“这关键字时,特朗普总统会跳出来?(我试了,真的。我也立刻试试搜寻”马来西亚 贼“……)

皮猜解释说这是根据大数据演算而得,没有偏私。这演算办法复杂且神秘,是谷歌的智慧财产。特朗普上任以来独断独行,负面新闻不断:不尊重媒体、杠上记者、搞砸美中关系、歧视移民,最搞笑的是坚持在墨西哥边界建”长城“阻止非法移民,为此提案不惜让美国政府停摆。谐星约翰奥利维曾在评论节目中巨细靡遗的分析长城开销巨大,以及非法移民如何轻易找到漏洞;旅美中国谐星黄西的笑话更精简:”要说长城我最清楚,不work的。“前两年我每对大马政府感到绝望时,就会去看看特朗普的新闻,暗自庆幸还有其他大国的领袖更丢脸。因此,搜寻”白痴“会出现特朗普,没什么稀奇,并非谷歌刻意操控搜寻结果,有所偏颇。可是,谷歌不只是一家搜寻引擎公司。

你用的浏览器是谷歌做的,许许多多网站的广告服务也是谷歌提供的。你到亚马逊浏览了一下手表,忽然发现其他网店也自动推给你手表广告;你搜寻了一下航班,旅游、行李箱广告陆续出现。这些都是谷歌可能在背后操纵的。听证会上另一议员举起手机问皮猜:”我现在站起来,从这个位子走到那个位子,谷歌知道吗?“皮猜说:”By default不知道。“言外之意,是他们若要知道,是能办到的。通过谷歌地图,谷歌已能精准掌握你的地理位置,在某些市场如日本还有室内导航,我去过哪家店、逗留多久,谷歌一清二楚。

谷歌渗入生活每个缝隙,影响非常深远。脸书也出席过听证会,因为被怀疑受俄罗斯影响而左右了总统选举结果,特朗普才当选了。谷歌能有这样的影响吗?绝对可能。我们能弃用谷歌吗?很难。我们一直在用私人资料换取方便,谷歌是某种”必要之恶“。谷歌的内部格言是”不作恶“,也只能希望它贯彻此原则不会变成恶魔,目前还真看不到能取而代之的服务呢!

 

2019.1.1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