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教育不当学生是人


承包商假扮议员助理向华校要求抽取拨款三成当佣金,还大言不惭,说不抽成他的利润就没了。咦?难道他承包的项目是亏本做的?华社一般觉得华校能获拨款已是难得,岂容有人要捞掉三成?于是愤而揭发。这事件叫我感兴趣的点是:为什么那位假助理可以那么单刀直入、恬不知耻,抑或他打从心底认为分一杯羹乃理所当然?

再重提多年前的老故事,交通执照考官对拒绝贿赂的某友说,无论他开车有多好,都不可能通过,还有比这更”霸气”的吗?有,另一朋友说交警教官在课堂上对新丁说喝茶是传统,不容破坏!能有比这更”霸气”的吗?还有。比如土团党副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公然在土团代表大会呼吁政府以职权分配资源和项目给区部主席。

《人生开阔读老子》+《人生励志读论语》赛沙迪谴责如此行为几近滥权舞弊,反贪委会是可能介入调查的。然而,不止阿都拉昔绕个弯批评赛沙迪愚蠢,据报导党内还有多人抨击我们的年轻部长“傲慢”。啊!到底是谁傲慢了?这真是横蛮之至的霸气了,为什么用公款惠益自己人,他们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是读“礼义廉耻”长大的我辈华校生百思不得其解的。后来,我赴槟城参加著名作家、学者傅承得《人生五书》的新书发布会,傅老兼谈教育,从孔子教育理念看大马教育,大概就为我解释了这种现象。他说,政客都“目中无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教育体系从来并不把学生当人看。

馬來西亞教育大未來(套書)他以潘永强博士所编的《教育大未来》系列为引子,说我们的教育还停留在18世纪末的普鲁士教育制度。其时适逢工业革命,这种制度的目的在于培养一群服从、平均、拥有基本生产技能的工人,以“平庸”为目标。我们竟然就这样一直延续使用这种制度。而孔子主张“因材施教”、仁本教育,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不能仅以单一方法灌输生产知识而已,可见孔子早已走在教育思想“尖端”。在功利为先、人文为后的教育下,并没把学生当”人”来教育,反倒像为机器输入电脑程序罢了。那么,又怎能期待他们有仁爱之心,推己及人,为大众福祉而努力呢?往后他们不会以人为先,故说他们“目中无人”。部分这样仅求私利的人越爬越高,终成为国家领导。

慕克里兹挺赛沙迪,马哈迪也很快“隔离”阿都拉昔的言论,说这只是他的个人观点,政府并不会这么办。但事实是这种思维已是根深蒂固了,真要改变国家命运,要从根本着手换掉人民的脑袋,便是改变教育。那是百年树人的大业啊!五年一届的政府中,谁有能力和魄力推动改革?难道校鞋颜色都换了、大学内的油站都建好了,人心就会改变了?

 

2019.01.08刊于中国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