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异


差异是必然的,人与人之间。

阿建在台上朗诵一首充满情欲的诗,场景是浴室,再倒叙两人在酒吧最初的相遇,铺陈精彩。如果你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来到这场《诗无jidan》朗诵会,阿建的诗肯定会顽皮地撩动你的心绪,让你不禁想起你的某个夜晚某个人,然后血液突然升温。然而,你再听下去,发现阿建的伴侣也是男人,你的血液会不会突然凝固?如果会,为什么会这样?

我向来不敢碰同志课题,以前稍微提过,在没有相对的知识基础之下发言,我遭到了抨击。这个课题,要说自己全然了解,也当然肯定不是。有时我会在想,身为异性恋者,或许会自定义为“主流”、“正常”的,根本无法想象自己本能的爱居然能惹来旁人的冷言箭语,也就是说,自己生而为人无法改变的某一部分,竟是受社群否定的,必须隐藏起来。

社会是进步了,拜网路所赐,讯息流通,很多想法能散布开去。但大众知道、明白,未必表示接受、包容。人类在接受相互之间的差异方面,在历史上劣迹昭彰。以宗教之名的战争,千年未曾止息,就只因为各方对于“神”的概念不同。这些概念,只存在脑里的概念,足以让十字军东征,叫基督徒舍命和穆斯林厮杀;足以叫恐怖份子劫机撞毁世贸中心、穿着炸弹引爆。

异性相吸,也只是个概念。

肤色不同的族群,彼此看不顺眼又为什么呢?文化不同,习惯不一,语言不通,都能是冲突的理由。在美国、南非,黑人曾经是被压迫排挤的,他们的社会地位经过了多少年才提升至平等?更极端者如德国纳粹党残杀犹太人。也不必看那么远,就在我们的马来西亚,一起生活的三大民族彼此有多少心结,心照不宣。可是,这些表面的差异究竟侵害了谁的利益了吗?撇开政治不谈,其实没有。你吃你的肉骨茶,他吃他的椰浆饭;你过你的中秋,他庆祝他的屠妖节。这些差异不但没有剥削了谁的利益,还使社群文化更丰盛、更精彩。我们本能地要求环境迎合自己,和自己越相似越好,为什么呢?因为需要安全感,觉得熟悉的人和事可以掌握,所以安全;而且人天性懒惰,懒得动脑筋去学习了解不一样的事物,于是不是抗拒就是摧毁。

我大学期间曾读人工智慧,其中一门非常有趣的学问是“遗传算法”(Genetic Algorithm)。遗传算法寻求解决方案的办法不是用传统逻辑推论,而是模拟生物进化过程,我大略介绍一下:首先,在第一个“世代”,准备多个不同的“基因组合”,每个基因组合代表一种解决方案,都有个“价值”,价值越高就越接近终极答案。一开始的价值都很低,组合随机相互交换基因,遂形成第二世代;价值高于某个指标的组合可保留,其他的舍弃;如此继续进化,一直到可接受的基因组合出现,那就是终极解决方案了。遗传算法用途非常多,从电脑语言辨识、自动股票交易到送货路线安排都有用的着的地方。 遗传算法要成功找到答案,有一个基本先决条件–第一代的基因组和必须要够多够杂,差异要够大。

同质的组合,是无法进化到接近完美的,只有原地踏步而已。

人类之所以能进步,是因为彼此间的差异,我们却一直在尝试摧毁差异。然而差异是必然的,不是吗?就算孪生兄弟,也是两个个体。和不我们不一样的,不代表就会伤害我们。性向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去改变!阿健喜欢男人,我喜欢女人,这是我们之间的差异,但差异既是必然的、无害的、甚至是有大益处的,应当接受这样的差异,啊不,简直应该无视它,就好像你喜欢乒乓、我喜欢篮球,没什么好特别注意的,无所谓接受不接受。

人与人之间差异是必然的,但也始终都有一些必然的共同点 — 同样是追求美好的人。在这道路上,谁也没有必要阻碍谁。

2019.01刊于访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