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个女生剃头的事


之前写了一篇《差异》,从以性别平权为主题的诗歌朗诵会《诗无jidan》谈起,探讨人何以为彼此间的差异而互相排挤。那场朗诵会中来了一位常客侯枣怡,她是一位女独中生,最近忽然把头发剃光,听说引起校方注意,校长老师都和她约谈了几次。我在脸书上已看过她光头的照片,终于在活动上再次见到她本人。

我也是独中生,那是多年前的事,在陈顺福校长的管理下,对学生的仪容服装有严格要求,尤其注意头发不能过长。大家都穿一样的校服了,没有谁能用外表来标榜自己,头发是学生唯一可以搞怪的地方,校方就要严加控管。我一直质疑这样的方针,为什么要使每个独特的人看起来一样呢?我很早就留意到在美国有好些中学并没有指定校服,只制定穿着准则,比如不能暴露等等。难道穿着打扮会影响学习吗?

校服不是没有其优点,整洁大方,方便辨识。长辈对“好孩子”有既定的刻板印象,长发、化妆、纹身大概就是黑道的。学校要生产好孩子、要说服家长把孩子送来,对学生的外观必须严管。此外,我们也不希望学生在求学时期把太多时间花在打扮。还有一个我听来的好处,有了校服,富家子弟就不能借名牌服装来炫耀,这样的环境比较健康,不会太早扭曲孩子的价值观。美国人是比较个人主义的,在亚洲规定校服似乎比较合乎时宜。

然而我们强调“平等”、“同质”之同时,会否也在无意中灌输了“妥协”、“迎合”的心态?学生不愿意冒被视为异类的风险,选择沉默,不随便出头。我每到校园演讲,无论是我对学生发问,还是要求学生发问,常常会面对冷场的尴尬,心中总有感慨,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发言呢?所以我看枣怡听政治讲座、参加示威,心中感动。当年我还是她这个年龄的时候,正在为一件旧事向师长妥协,尽管明知老师是错的,而枣怡已经在关心更大的议题了。

是什么让她有这样的勇气,去试探一下体制的限度?校规规定头发不能过长,没说不能没有头发。我问她为什么剪掉头发,她反问我为什么女生就要有一个既定的形象?为什么男生可以女生不行?这有点像个社会学的试验,外观一换,大家都忽然关心她是否有什么心结。听说校方没要处罚她,只是约谈了解,换作当年的我下场会很惨,看来校方的思想是开放、进步了。假以时日,我会遇到更多敢于发言的学生吧?

2019.02刊于南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