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考狂想曲


三位家长把董总告上法庭,要制止让关中学生参加统考。后来败诉,法官宣判关中生参加统考合法,家长居然继续上诉。通常家长只关注自己的孩子考几分,甚少会为了别人的孩子能不能考试而告上公堂的。背后有没有搞屎棍?几位家长破浪乘风一叶舟,自己沉没就算了,有没有想过要连累多少关中学子一同翻船?

要说容许关中生参加统考会影响统考的合法地位,但他们已参加考试两年了,教育部未加阻扰,再加上法庭宣判关中参加统考乃合法,这不是解决了家长的疑虑吗?如此,让学生发奋图强考试就好了,为什么又要上诉呢?这不是“发粪涂墙”,华社自己涂污华教的堡垒吗?有的人把华教变成私人斗争,只求划地为王。如斯内耗,罔顾外界观感,漠视学生前程,恶心之至。

统考是华教成就的标杆,本来崇高,不知从何时变成政治筹码,政党以“争取”承认统考博取支持,而一小撮华教人士以”争取政党争取承认统考“以沽名钓誉。政府说”考虑“承认统考,有人赶着邀功;若事败,又可借口谴责对手无能。周而复始,乐此不疲。我看着烦心,于是如此狂想:统考,是为什么存在呢?

为华文教育、为华社、为学生,统考的存在本身就有意义,不管政府承认与否。华教培养万千优秀学生建设国家,因此国家承认统考对华社是一种认同,尽管过去的政府不曾给与华教足够的资助。但倘若承认统考已是不可能的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保有一些尊严,不要再提?

比方说一个女人帮男人洗衣做饭二十年,天天喊”娶我娶我“,男人就只是说“可以考虑”。这女人本来应该在饭菜里下毒的,但她离不开他,那就继续在一起吧!但至少至少不要再天天嚷嚷“求你承认我吧!”

不嚷嚷不代表不爱,女人该做的是庄敬自强。待她自我增值够了,比方说创业成了百万富婆,男人大概会爬到她脚边求原谅。若华教体系下持续培养出耀眼的人才(诺贝尔得奖者?),是全球公认优秀的教育品质,到时就算不嚷“承认统考”,政府也难以继续漠视。我们还是要,但是不再提起,大家专心搞好教育这回事便可,那么滋事的政客和华教过客就少了一颗弹药,

如果女人成了千万富婆,男人还是不承认她,怎办?哈哈,到她成了千万富婆时,自会发现某些男人可有可无。

 

2019.04.23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