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柔佛王储东姑伊斯迈在社媒发文说,有的事情只有皇族可做,就好像老鹰和雀百灵飞行的高度不一样,居然惹来网民非议,真叫我震惊,他们吃了豹子胆吗?才不过上个月的事,作家出版人兼社运分子菲尔道斯因批评王室而遭逮捕,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504条文(蓄意破坏和平)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滥用网络服务)调查,总之恢恢法网,套人何难。难得首相为此事开腔,说任何人都可批评领袖,只要不是毁谤便是,啊时代变了啊想起当年的茅草行动……

王储其实没讲错,他可是王族啊!高人一等毋庸置疑,从他的角度来看,鹰雀当然有别。用飞禽喻人也非王储首创,中国成语“鸿鹄之志”形容远大的志向,出自《史记·陈涉世家》“嗟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白话是说:“哎哟!你这只麻雀仔怎知道我大雁的志向呢!”我知道成语是说志向,不是身份地位,无论如何我们生而为雀,夏虫不可语冰,自不知高高在上的视野。

如果你迷信人人平等,那我除了祝福你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天子犯法,和庶民同罪“据说最早提出类似说法的是商鞅,但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君王受罚的例子。当年美国宪法说”人生而平等“之同时,拥有奴隶却是OK的,从草拟宪法到彻底解放奴隶,中间过了一百年,接下来的一百年黑人继续遭受歧视。撇开种族不谈,人因财富、权力、出身悬殊而有阶级之分,乃必然现象。你试试去跟印度几千年的种姓制度说平等,看看历史听不听你说话?

我打死不敢胡乱批评王室,几年前我不过分享了一则揶揄前政府的笑话,就被传召到警察局了,怎敢再次犯险?况且希盟政府承诺将要废除的煽动法令还在,首相署部长刘伟强说今年会成事,不过会很可能会有替代法案,这法案长什么样子还不知道,我估计还是长得像钳子。我最多最多有胆子旁敲侧击说一下首相钦点拉蒂法为反贪委会首席专员的事。

前首相纳吉一句话就撤换了当时反贪委会头头,让反贪委会无法调查他。如不修补制度,难保以后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就算首相目前的决定是明智的,也难怪人民忧心忡忡。无论如何,人权律师拉蒂法的形象和履历都不错,或许会是女版包青天,人民都期待她有所作为,有的贪官从黑发贪到白发,还没有人能动他一条毛发,包青天能吗?

古时的包青天也面对些问题,即受命于天子,天子一句话就可让他告老归田,甚至死无全尸。商鞅用新法惩罚当时的储君赢驷,后来赢驷当王了,车裂商鞅,灭其全族。再好的人都会输给制度,我们的政治领袖中谁能有“鸿鹄之志”,敢为国家变法一下,好让我们这些麻雀生活得平安一些?

 

2019.06.11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