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玩笑


上次去香港不知是几年前,计程车内和司机闲聊,不知如何谈到中港关系,他指向街边的一些行人:“这些便是大陆人。”我问,你怎么知道?他说:“他们不一样。”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永永远远的龙的传人。怎么个不一样?其实我是没话找话说,我何尝看不出?轮廓微妙的差异是线索,穿着即便我是服装白痴也感受到颜色碰撞产生的冲击,也不必等到对方开腔说话听口音。有香港的朋友说:“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即便香港是“中国的”。

我常暗自慨叹历史开的玩笑。同一民族,用相同的语言,文化相近,意识形态最终大相径庭,中国大陆一块,台湾一块,香港一块,大马华人也成一块。说的也不只是华人,南韩北韩不亦如是?因为这种差异,大陆以外的华人对中国司法和人权尊重的严重不信任,足以让百万人上街抗议修改引渡条例。非政府组织估计200万人上街,警方报告的数字是33万,200万很可能是吹的,官方数字也可能拉低,但取中间数字也是非常惊人的百万,等于说除了老幼,每个壮年都站出来了。

香港的民主,像大猫爪边的金丝雀,就算大猫承诺50年不变,金丝雀怎能不紧张兮兮?回想大马华人,何尝不是马来种族主义边的金丝雀?华教课题、统考课题,无时无刻都在挑动我们的神经,所谓的“中华胶”若能从这个角度去想,或能对香港人民多几分同理心。如今群情汹涌,逼迫林郑月娥下台,但林郑下台以后会否又是另一亲共的领袖上任,这事香港人民左右得了吗?当中有说不尽的无奈,这种无奈,身在大马的我们应该也相当熟悉。

香港警察全面出动和人民对峙,用的是橡皮子弹、催泪弹,对于参与过净选盟集会的朋友来说,这情形好不熟悉。警方有执法的职责,舆论放大警方的暴力,这种抹黑必不尽确实。我们也曾在催泪弹的这一边,被呛得泪涕俱下时很难原谅发弹的警方,但冷静下来后会明白罪魁祸首是发号施令的人。“枪口抬高一公分”?那是
太理想化的案例,执法者不是这么操作的。

中国的枪口会不会抬高一公分?中国的大炮会抬高十公分,好打得更远一点。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六月,仿佛也是历史开的玩笑。

 

2019.06.17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