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乐会


“法师,我是想问,不是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心怡犹豫的问。 法师抽着煙,约略打量心怡,她相貌秀丽,气色甚佳,衣着…

暴露狂


  有一天,一个人突然来到这国度,他身上披着鲜艳的颜色,大家觉得十分突兀,他却显得更惊奇。几个人小心…

两个天堂


文彬在摄影展的欢迎辞说到一半,裤袋里的手机便连续的震动起来,他本来准备了几个轻松的笑话,通通省略不说,匆忙结束…

美丽与哀愁


雨晴每天都在同一个公园跑步,经过同一棵树,那是她小休的站点,树下的长椅总坐着同一个年迈的男人。老人沉默的凝视路…

鸟语花香


敏儿中学时就喜欢俊强,那是大家觉得很突兀的一对,因为敏儿成绩优异家境富裕,而俊强则十分平凡。大家心里觉得志杰更…

万年青


我们都是恋物狂,就看多严重。每一段旅程,你不都收集了一堆纪念品?那些劣质的恤衫,那些从来用不上的钥匙圈,在美国…

小女巫长大


她说她是女巫的那一刹那,我居然就相信了。那支眉笔果然不是普通的眉笔,不然怎么轻轻一刷,眼睛就变成星星,白昼忽然…

诗微型


东方日报要连载我的情诗集《香草》,共12期。可是新诗对普罗读者来说,毕竟有点难懂,于是我建议为每一首诗附上短文…

炸弹的自述


我的名字叫犀火,是一枚军用炸弹,在美国出生。我和同伴们只有一个使命:为国捐躯。至于为哪一国,那得看谁把我买回去…

遗书


警方在世联银行大厦天台寻获一封遗书: X    X    X 哈咯世界,你好吗? 我现在正坐在世联银行大厦天台…